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259|回复: 3

曹雁雁:《大清相国周祖培》(四十)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8 07: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大清相国周祖培》(四十)
   

                    34. 死水微澜
  道光二十六年,道光帝已至暮年,到了非立储不可的时候。虽然在四子与六子之间,他曾有所徘徊,最终还是立了四阿哥奕宁为皇储,六阿哥奕䜣为恭王。在道光帝的心里,传统文化的“兄友弟恭”是最完美的局面。为了防止大臣篡改,他还同时用满文将旨意写下,放到了正大光明牌匾的背后。外间的各种蠢蠢欲动他都有所耳闻,却都难以撼动他的决心。
  在立储之后,道光帝为尚未娶亲的六阿哥奕䜣指婚,指了桂良的女儿。桂良是满人中的重臣,道光帝的心腹。道光帝亲自指婚,许多人看来这是道光帝对奕䜣的偏爱。但贾桢却十分清楚,历来立储的阿哥,都是十分低调的,皇帝们总用一种刻意的方式掩盖储君的锋芒。道光帝将桂良的女儿指给奕䜣时,同时又泄露了一个“机密”——奕䜣娶的是桂良侧室所生的庶女。
  在道光帝最后的三年,国运依然没有任何起色,直隶通州以及河南、江苏、台湾先后经历水灾、冰雹。在国库紧张的情形下,道光帝依然要拨放赈灾款。从乾隆末年的存银七千万两,经过嘉、道时期的平乱、战争、贪污,到了道光末年仅仅剩七百八十万两,财政严重赤字。

  道光二十七年四月,赛尚阿请周祖培到他府中饮茶。
  赛尚阿自从江防之事之后,与周祖培交情渐好:“上回在江苏,你跟你二哥没有少使我晕船,哈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所以,这回你要把你们老家的好茶叶多给我两包。”
  周祖培笑道:“这其实也是卑职穷途之伎,下策也,得罪得罪。”
  赛尚阿叹道:“有些话你们不说我也是知道的。”
  二人正聊着,赛尚阿府中的管家进来回话,看见周祖培在场,迟疑不说。
  赛尚阿见管家的模样,不耐烦道:“是什么事?”
  管家依旧迟疑,道:“这,就是张集馨大人……”
  赛尚阿见管家说话磕磕绊绊,训斥道:“你今儿怎么回事?说话吞吞吐吐。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赛鹤汀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是不是张集馨又把那四百两银子送来了?”
  管家点头道:“是的老爷。他如今外放到四川,军机处都打点了,只有咱们这里还没有打通关节。”
  赛尚阿道:“你不知府里的规矩吗?赶紧回了,说是我的意思,府上不收任何别敬,叫他不必费心,一路顺风。怎么回话,还要我教你?”
  管家忙退身出去回话了。
  周祖培斟了一碗茶,笑道:“大人您何必为了张集馨发这么大火?不过,这放到外面去的确是没有人信的。上回您保我复员,有人说我给您塞了不少钱呢。他们不知道我这人最是抠门,当年进京不懂事,就给了曹中堂二两银子,把他气得胡子倒竖呢。”
  赛尚阿不屑道:“说起来这也不全是张集馨的错,这京城的官儿里头没几个干净人。别人都送你不送,别人都收你不收,自然是怪胎。所以我一时惜才保举你,反倒显得不正常了。想当初这个张集馨外放之前,在京里活动花了上万两银子,全是高利贷借来的。关中放了一年,债不仅全部还清了还剩不少。这回去到四川,不知又要怎么搜刮一番才能补齐心头剜去的肉。我可不想收他这些银子助纣为虐。听说老弟你也是过分得很,每回有人来送,都只收二两,所以人称周二两,哈哈。”
  周祖培道:“不收不行,岂能众人皆醉我独醒。不过他们捐这点银子也不算亏,这两天我打算全都取来赈灾。”
  赛尚阿惊讶道:“你是说笑还是真话?”
  周祖培道:“大人,我这人您也知晓,身无长物,只有一身驴脾气,几时说过假话?”
  赛尚阿道:“你被中堂大人参奏罚了两年俸,还舍得出血?”
  周祖培道:“这有什么舍得不舍得?把钱都捐了,都知道我是个穷鬼,也懒得找我勒索了,更好。”
  赛尚阿道:“老弟,不得不佩服你,我最多能做到不收,捐资我可不愿意。凭什么呢?那些贪得无厌的人不捐,我们这些洁身自好的倒还要倾囊而出,算怎么个说法?”
  周祖培不再答话,他心里四个字没有说出来:问心无愧。

  周祖培与赛尚阿聊兴正浓,周静过来说太太英华到京城了。
  周祖培忙辞了赛尚阿急急回府,一路问周静:“太太身子可还好?没有太过伤心吧?”
  周静忙道:“太太怕您担心,一早嘱咐我回您话,说都好。老爷子的葬礼有颐大爷帮着搭手,都很顺利,如今家里的事咱们四爷都打点得很精细。哦,对了,太太还说有一件重要的事叫我跟您说。说是颐大爷家的三公子已经向项城袁家提亲。”
  周祖培道:“项城袁家?可是袁甲三家?”
  周静道:“正是。”
  周祖培道:“咱们家与他不常来往,怎么忽地就结成了亲家了?”
  周静道:“项城老袁家有四兄弟呢,老爷。他们家的四老爷袁重三经商是好手,与咱们泰山老爷子生意场上是老朋友。太太觉着娶媳妇还是要娶个家资殷实的,袁重三也晓得咱们周府的家风,所以他帮侄女说了这一门亲事。”
周祖培道:“呵呵,是好事,毕竟是家乡人。到时亲事定下来,记得叫大少爷去袁家贺喜。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8 07: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周祖培回屋,见到了分别一年的妻子英华。
  英华见丈夫来,先不说父亲的丧事,倒拿出一封信给周祖培:“我返京的时候经过直隶,依照老爷的吩咐见了大哥一面。大哥这两年在直隶异常劳累,日渐憔悴,有了去官之意。这回写信来嘱咐我们帮忙想法子筹措银两赈灾。河南灾情不小,亏空严重,直隶入不敷出,甚是艰难。偏偏河南也缺银子,得从直隶借调二十万两。大哥没有钱借,即便是借了肯定也是有去无回。”
  周祖培看完信,道:“大哥与我想得一样,我正打算把这几年收的‘孝敬’钱都捐出来呢,如今看来,肯定不够。”
  英华道:“嗨,你这性格能收多少‘孝敬’钱?你别怨我,这信我事先看了。我已叫四弟吩咐何贵和水笙去帮你筹措了,能筹措多少是多少吧。家里那些乡绅都想沾点皇家的光,不知道你有没有法子想。如果可以,倒是可以筹措更多。”
  周祖培想了想,道:“我会尽力去做。”

  道光三十年正月,马上就是上元节了。是夜,三更梆子打过几声,穆彰阿睡得正沉。管家急急地敲门声把他吵醒了。
  “老爷,老爷,宫里来人请您去呢。”管家声音比往常焦急许多。
  穆彰阿费力地睁开眼皮,抹了额头的细汗,缓缓起身,不耐烦道:“什么事这么急?”话刚一出口,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宫里来人?出事了?开春之后,道光帝的病情就日渐加重,此时夜半,莫非……想到此,穆彰阿再没有睡意,急急起身穿好朝服匆忙往宫里去了。
  一进宫门,果然宗亲与重臣都已经齐聚,载垣,端华,僧格林沁,塞尚阿,陈孚恩,季芝昌,内务府大臣文庆都在。大伙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领神会——道光帝恐怕要驾鹤黄泉了。
  道光帝已经无法像往常起身说话,因为呼吸不畅,重重喘着粗气,一个字一个字地交代遗言。太监奉旨将传位诏书的鐍匣拿来,打开一看,诏书一式两份,写着四子奕宁为太子,六子奕䜣为恭王,同时还拿出一份拟好的诏书,交代静贵妃死后葬入妃寝。道光帝睁着疲惫的双眼看着他身边的亲信大臣,缓缓道:“朕登基三十载,自认克勤克俭,不敢自认明君却也丝毫不敢懈怠。奈何天不遂人愿,朕愧对宗庙,尔等要忠心辅佐太子,弥补朕之过失。穆彰阿……”
  “老奴在。”穆彰阿赶紧跪下。
  道光帝颓然挥了挥手,示意穆彰阿起身,道:“朕非明主,尔非雄才,操劳半辈子,要学着休养。”
  穆彰阿听了这话,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他对道光帝的提携重用之恩一直不曾怀疑,听到道光帝临终前依然挂心他的身体,老泪纵横,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连连喊着:“皇上,皇上……”
  道光帝缓缓闭上眼,转过头慈祥地望着身边的四子奕宁、六子奕䜣、七子奕环。他的这三个儿子年岁相仿,也是成人,其他的都还是小孩子。
  “老四啊,阿玛要把这祖宗家业交给你啦,担子重,以后要学着知人善任,重整国威。”道光帝攥着儿子的手,目光中很是不舍。
  奕宁非常孝顺,听完此言,泣不成声,连连道:“儿子明白,一定用心用力。阿玛,您会好起来的。”
  道光帝艰难地笑了,劝道:“阿玛要去见你额娘了。你年纪最长,要照顾好弟弟。老六,以后要孝顺你母亲,要帮助你哥哥,帮助他把大清的担子挑起来。”
  奕䜣与哥哥奕宁泪眼对望,心伤欲绝,只拼命点头。道光帝摩挲着奕䜣的脸,将奕宁与奕䜣的手放在一起,认真对身旁的顾命大臣道:“朕把他们兄弟交给你们了。”
天亮后,统治大清三十年的道光帝终于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庙号清宣宗。四阿哥奕宁即位,建元咸丰,史称咸丰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8 07: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登基的咸丰帝时年二十出头,六阿哥奕䜣年十九成为大权在握的亲王。先帝驾崩,新帝即位,第一件事得安排实录馆总裁的人选。
  实录馆就是临时修史的场所,一般在先帝驾崩之后设定,将先帝的实录、本纪全部记载勘定完作为存档,一般常设总裁一名,副总裁、纂修、校对等多名。因为要将道光帝从政以来所涉猎的所有事情都囊括,因此修撰一本《清宣宗实录》是一份非常繁杂的工作,极其需要耐心。
  咸丰帝初登大宝,对翰林院的人一向不了解,于是向众臣取经。
  “先帝驾崩,实录馆总裁虚位以待,众爱卿以为何人可担此职责?”咸丰帝看向他的老师杜受田和辅政大臣。
  “臣以为,担此职责者,需为嘉庆就入翰林对实录修纂经验丰富的人才可。如今有这样资历的人不多,唯有齐隽藻、周祖培二人。”杜受田道。
  “齐隽藻丁忧途中赶回京城,原本夺情,此际恐怕劳顿伤身,未必能有精力。”恭亲王奕䜣提出疑问。
  “嗯,此言有理。”咸丰帝点头,“看来,周祖培更适宜,他是嘉庆进士,翰林院宗师,文字书法皆工整,为人端正公平,主要是心静,适宜担任此职责。”
  周祖培领旨拜见,咸丰帝语重心长道:“芝老,先帝在位时,风云多变,内忧外患交加,实录之所以是实录,便是据实而言,希望能早日修撰完毕,朕亦需多思先帝之圣裁。”

  朝中之人听说实录馆总裁一职落到了周祖培的身上,又开始动脑筋找门路。因为修撰一本实录,远不是几个人能做到的,更何况需要满汉两版文字对照,不能出任何差错。因此,实录馆这个临时设立的部门需要大量的“扩招”。依照规定,纂修、校对、誊抄、翻译等职员中有很大一部分要从会试的举人,国子监的优贡、监生里选拔出来,进行辅助工作。对于许多功名不济的人而言,参加国子监举行的实录馆大考是绝佳的机会,而最后裁夺名额的人就是实录馆总裁周祖培。
  一连几天,周祖培都闭门不见,嘱咐周静依然按照旧规定,收二两,其余一概退回。周静与周祖培长子周文俞忙得天晕地转。
  实录馆的活儿不是好差事,主要的官员都是兼职来做管理,下边的编录人员又时常相互推诿,导致人浮于事,因而一本实录时常拖好几年才完成也是常有的事。而最害怕的莫过于每隔几个月新帝的抽检,如果发现错漏,那么实录馆总裁获罪革职降罪的可能性极大。

  周祖培刚做翰林的那几年,受制于曹振镛,做过嘉庆帝的实录校对工作,每天需最少完成八百字,多时到一千五百字。每天要准时在考勤记录上登记,不然影响俸禄和升迁。三十年过去了,周祖培变成了实录馆总裁,他绝不希望《清宣宗实录》在自己手下出问题。因此,挑灯夜战,严格查看的日子到了。
  每天早晚,周祖培都先检查考勤记录,抽查誊抄,如有发现错漏,当即处罚除名,考进来的贡生对他又怕又恨。不到两年时间,因为周祖培的勤谨,《清宣宗实录》主要修撰工作完毕。内阁每日依照祖例呈递实录供新帝参考,咸丰帝没有发现一处错漏。咸丰帝大悦,升周祖培刑部尚书,次年升为会试正考官。胜保因修撰出色,被周祖培推荐到吏部,升为国子监祭酒。
  胜保升任的第一天就亲自带着厚礼来感谢周祖培。从道光二十年中举人之后,胜保每年都以敬贺为理由,给周祖培打点“三节两寿”(指端午、中秋、春节和师父、师母寿辰),但没有一次能进府,都只送了二两。这一回升为国子监祭酒之后,周祖培一反常态请他过府吃饭,胜保惊讶不已。到了周府,胜保见到的一个与常态截然不同的官邸。除了满院的花树纷繁之外,屋内几乎无贵重装饰,简单朴素。周府的宴席十分简单,仅有几个家常菜,更令胜保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周祖培竟然从不饮酒,只有一壶清茶,还是从家乡商城县带来的绿茶。

   胜保生活放荡坦率,酒色不忌,与周祖培的修心恬淡截然不同,所以面对寡淡的宴席竟有些不习惯。
  周祖培笑道:“说是请你来吃饭,却没有什么菜,估计我也是你遇到的怪人了。我从小跟着我母亲长大,老太太对家里管得严,一粒米饭掉在桌上都要捡起来吃,最见不得浪费,所以养成了我这样粗茶淡饭的习惯。说起来也是好笑,我每回应酬回来必然要闹两天肚子,呵呵,天生‘周二两’的命。”
  胜保寒暄道:“哪里,大人洁身自好,淡泊名利,众所周知。只是吾等庸俗之人,做不到罢了。”
  周祖培道:“今日请你来,断然不是听你来恭维我的。你这个人脾气虽不好,锋芒太过,但有勇有谋,耿直刚毅,待在国子监做祭酒有些屈才。我跟赛尚阿大人举荐了你,看看能不能去绿营谋个职位。”
  胜保愕然,周祖培依旧笑道:“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哪有不得罪人的?皇上初登大宝,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我侍奉了三朝君王,虽然无所建树,道理还是明白的。你的这些礼物就拿回去吧,我诚心举荐你,不是因为你的礼物。”
    胜保为难,周静道:“您就拿回去吧,我们老爷一直都这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8 07: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胜保与周静正推辞着,贾桢气冲冲跑进来,虽然见胜保在场,也顾不得避讳,抱怨道:“芝兄,你又摊上麻烦事啦。”
  周祖培惊讶:“什么麻烦?”
  胜保圆融,见此状,忙向周祖培请辞:“学生先告辞了。”
  贾桢见胜保起身就走,讽刺道:“怎么,听说你有麻烦,礼也不送了?”
  周祖培笑道:“哪有那么势利?他是瞧着我们有事,避嫌罢了。”
  贾桢皱眉道:“芝兄,亏你还笑得出来。你们家的好亲戚袁甲三把定郡王给弹劾了。”

  周祖培不以为然:“皇党、穆党迟早有一斗,新皇登基自然要想着法子拿问他们。这跟我有何关系?”
  贾桢冷哼道:“老袁给定郡王参奏的是结党营私的罪,说郡王营私舞弊,操进退用人之权,说恒春、书元听其指使,步军统领衙门但准收呈,例不审办等等。还说他广收门生,有什么七十二贤之类的噱头。”
  周祖培想了想,觉得不对劲:“不对,老袁跟着掺和什么呢?他又不是穆彰阿的人。虽说宗法规定贵胄不可与臣工来往,可是恒春、书元因案件事宜去私邸也无可厚非,至于门生,祖制也没有明文规定,再说,谁还不兴收几个门徒?怎么就能给这么大个罪呢?证据呢?”
  贾桢道:“皇上也想到这么回事了,所以也问老袁啊。结果,老袁的证据就是一幅《息肩图》。”
  “《息肩图》?”周祖培想了想,那还是好几年前的事。

  那一日定郡王载铨在茶楼听戏,碰巧遇见了周祖培和齐隽藻等人,于是拼桌看戏,拿出了一幅图画。上面画着载铨理想中的生活,绘自己作田园老叟状,倚花担而立,旁边点缀竹石,寓意自己鞠躬尽瘁,若有朝一日卸责,可以逍遥田园之中。载铨亲自题诗:
    力倦长途只自怜,苦无旁贷慨羁牵。
    任劳从古皆如此,释担于今见有焉。
    张翰思莼归隐日,陶潜对菊遂初年。
    白头不作宵征计,袖手花间得息肩。
  所以叫《息肩图》。当然,这首诗当中不乏怨气牢骚,不过也无伤大雅,有几个做诗的人不是满腹牢骚呢?

  载铨喜欢这幅画,又做了同样的扇面,见人就请题词。当时见周祖培在,知道周祖培的字写得不错,非要他题诗一首。载铨是郡王,周祖培无从拒绝,就在那幅画上和了一首诗。
  “我记得当时和诗的还有成亲王、潘世恩、卓秉恬,听说祁寯藻、柏葰都有。我当时也是瞧着画儿好,抹不开面子,所以题了一首。怎么就惹出乱子了?”周祖培笑道,“这个老袁看来是想发力了,好事。”
  贾桢叹道:“还好事呢,这可是可大可小的罪,就看明天皇上怎么处置。我这是听了小道消息,先来给你提个醒。”
  周祖培道:“不到内阁,消息果然不灵通。”
  第二日上朝,咸丰帝果然上谕,周祖培因《息肩图》题字,罚俸半年。
  英华直想笑:“老爷,这好几年,您的俸禄都被罚去了,算是白给皇家当差啦。”
  周祖培无奈道:“那有什么办法?罚俸就算是轻的了。”
  英华从柜子里拿出一包银子,道:“这是袁老二给你的道歉银子,说不知道把你也扯进去了。”
  周祖培瞪眼道:“英华,你几时也开始背着我做这样的事了?同朝为官,各有各的主张和靠山,来这么一遭算什么?赶紧退回去。”
  英华捂着帕子笑了:“老爷,我哄您玩儿的呢。这是女婿们给您的寿礼。”
  周祖培听罢勉强笑了笑,总觉得眼皮跳得厉害,似乎麻烦还没有结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9039661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23-2-2 22:54 , Processed in 0.074802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