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65|回复: 2

转载 心念与官禄 小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5 16:10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1-3-17 07: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舍官救人,後登相位
      
      周必大是卢陵人,监管临安府的和剂局。局里失火,五十余人被捕,即将处死。
      周必大问法官:「如果这场火灾起源於本官的疏忽,该当何罪?」
      法官回答:「您将被免职而成为普通百姓。」
      周必大於是就为自己认罪,让那五十余人免於死刑。
      周必大坐失官职回家,半路上顺便去拜访他的亲家。门外下著大雪,童子在打扫庭院。前一天夜晚,亲家梦到扫雪迎接宰相。见到周必大後,就感叹地说:「没想到今天扫雪是迎接辞退官职的您!」
      周必大回家後,刻苦读书,准备应考词科。後来,他到京师,寄居在班直家。有一天,主人从外面携带小册子回来,周必大借阅,发现是卤簿图(卤薄是古代帝王、后妃、太子、王公、大臣出外时,在前後的导护队),他细心把它记录下来。入试时,正好出这道题目,他考中词科,辗转做到宰相,皇上封他「益国公」。
      他当宰相以前,曾经梦到阴间,看见判官在考一捻胎鬼。判官指著周必大说:「这人有阴德,应当做宰相,但是容貌丑陋,怎麽办?」
      鬼回答:「请让我为他作宰相须!」
      判官点头答应。鬼就起来摸周必大的颏。
      等到周必大醒来以後,发现自己果然长出胡须,还隐约有一点痛,数日以後,才平复。
      後来,周必大辞退宰相的官职回家,有一位算命先生来拜访,不期而在门前相遇。算命先生问:「周大人在那里?」
      周必大上前作揖说:「你的面前就是待罪的宰相!」
      算命先生说:「骗我吗?」
      入坐以後,算命先生又请求见宰相,周必大仍像刚才那样回答。算命先生起来,以手握持周必大的胡须,顺手抚摩,并且说:「您只有这一座帝王须,就配为真宰相!」
      周必大非常惊讶,赠送算命先生很厚的礼物。(《感应篇注训证》三十页)

                苟可矜全,不惜心力
      
      杨旬是夔州的官吏。他的儿子杨椿二十四岁,便高中状元,太守叫杨旬早日辞职,安享清福。
      杨旬答道:「我做了四十几年的公务人员,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财可以享福。我只留下三个袋子,希望打开看看!」结果发现:第一个袋子有三十九文大钱,第二个袋子有四千余文中钱,第三个袋子有一万个小钱。
      太守问杨旬:「这是什麽缘故呢?」
      杨旬说:「每当我看见有入轻为重的囚犯,我就努力请求上司将他们的死罪,改为流放罪,成功後,我就投入一个大钱。从流放罪改为鞭杖罪时,我就投入一个中钱。从鞭杖罪改为释放时,我就投入一个小钱。现在我的儿子考中状元,都是这些袋子所积福德造成的,我怎麽敢随便放弃为民服务的机会,而自我放逸呢?」(《感应篇注》、《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二九六页)

                全人名节,天赐官禄
      
      孙勉之先生久病不愈,请精通医术的何澄到他家去看病,他的妻子俞氏将何澄引到密室,轻声细语地对何澄说:「我丈夫卧病良久,我的家产全都快典当和拍卖光了,希望能够献出我的身体,来酬偿医药费!」
      何澄严肃地回答:「娘子!你为什麽讲这种话呢?你尽管放心,不必担忧,我一定会尽力拯救和治疗你先生。如果我因此占你的便宜,不但使我永远变成小人,娘子也损失名节,纵使没被人指责,也难逃天谴!」
      俞氏听了何澄的话,惭愧而退。
      後来,何澄梦见一位神人带他到一座殿堂,告诉他:「你行医有功,而且没在病患艰难危急的时候,乱人妇女,上帝特别赐你一个官职和五万贯钱!」
      不久,皇太子生了一场病,皇上请何澄去为太子治病,何澄开一帖药,就把太子的病医好了。皇上赐给何澄的官职和钱财,跟梦中的预言完全相符。(《感应篇汇编》第一卷及《感应篇注训证》第三十三页)

                怜悯死囚,平反冤情
      
      王文正公第一次当官上任时,掌管临江县的诉讼,监狱里有一位囚犯造了死刑罪,王文正公想帮他忙,想了一整晚都没有睡,到了五更鼓时,他忽然想到办法,急忙很快走出房间。
      没想到看管监狱的人员也都起来了,大家见面时发出惊讶的呼唤声。王文正公感觉很奇怪,就问他们说:「你们大家怎麽都这麽早起来呢?」
      管理监狱的人员回答:「正当值夜的人才击过五更鼓,我忽然听到空中隐隐约约传来声音,说:『起来!起来!王文正公即将出庭了。』所以我们才穿好衣服,站著等待,没想到您真的来了!」
      王文正公心中有了默契,立即传令带那位死刑犯出来审问,终於为他平反了冤情,而且升任大官。(《感应篇注训证》第四卷第二五七页)

                伤天害理,削去官禄
      
      清圣祖康熙八年(西元一六六九年)春天,嘉善这地方有一位姓支的书生告诉姓顾的朋友说:「我神魂恍惚,好像有怨鬼相随!」
      不久,姓支的书生病倒了,顾先生请西莲法师来探望他。他的腹部忽然发出鬼的话语说:「我明朝初年是一位副将,姓朱名洙,主将姚君看见我太太江氏长得如花似玉,生起贪婪心,恰好有一个地方叛变,姓姚的主将就命令我率领七百名残兵,去征讨叛军,我的兵力敌不过叛军,结果全军覆没。姓姚的主将就强收我的妻子,於是她便上吊而死。我衔著这种深仇大恨,经过了好几世都想要报复。无奈姓姚的主将晚年修行,次世做一位高僧,再世做大词林,第三世做一位持戒的出家师父,第四世做一个喜欢布施的大富人,我都无法报仇。现在是第五世,他本来在康熙八年和九年应当会连续中榜,因为曾经玩弄刀笔,害死四位卖茶的客人,被天庭削去官禄,所以我才能来报仇!」
      西莲法师听他说话颇有条理,劝他允许用诵经礼忏的方式来化解冤仇,鬼答应了,於是就请西莲法师做佛事。
      姓支的书生病马上痊愈了,数日,他又发出鬼的话语。西莲法师斥责他,鬼说:「我承蒙佛力,现在已经超生了,绝对不会回过来报复,现在来索命的人乃是那四位卖茶的客人,而不是我。我恐怕师父您怀疑我背信,所以特来通知您一声!」说完,就走了。
      不久,姓支的书生又再发病而身亡。
      佛说:「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偿还两三百年前的债,还是比较近的事情啊!(译自周安士所著的《欲海回狂》第七八页)

                放生培福,子孙显贵
      
      江苏省长州的礼部侍郎韩世能,世代都居住在墓地旁,家境非常贫穷。
      他的祖父韩永桩,喜欢放生,因为没有钱买物放生,所以每天早晨起床後,一定拿著扫帚,将两岸螺狮扫入溪流中。有时,还忍著饥饿,连扫十几里路。他这样做了四十余年,从未间断。
      明穆宗隆庆元年,韩世能梦到金甲神告诉他:「你祖父放生的功德很大,从此子孙显贵!应当先让你享有一品官的荣衔!」
      韩世能後来做了少宗伯的官职,奉皇上的诏令出使朝鲜,被赏赐一品朝服,数代子孙尊贵显赫。(《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第一百五十四页)

                舍财赈灾,高官封侯
      
      全琮,字子瑾,是越国(今浙江省绍兴)人。
      他的父亲全柔,生活简朴,沈默谦逊,而且爱好积蓄。
      全柔叫儿子全琮运了一千余石米到吴国贩卖,遇到了旱灾和饥荒。全琮把所有的米都用来救济灾民,空船而回。
      父亲责备他。
      他回答:「我以为买卖赚钱不急,将来还有机会。可是吴国的人民正在忍受饥饿的困苦,所以我便捐出去救灾,而来不及禀告!」
      他父亲觉得非常奇怪。
      全琮後来到吴国当官,被封为钱塘侯。(《德育古监》第八十九页)

                诛杀降俘,不得封侯
      
      汉朝的李广,手臂很长,精於射箭。匈奴人很怕他,称他为「飞将军」。然而,他的命运坎坷,一直不能封侯。
      他曾经告诉会看气的王朔说:「李某从年轻时,与匈奴作战,每次都捷足先登。汉军攻击匈奴,我每次都勇敢参加。可是後进的人都已经被封侯了,只有我没被封,这是什麽原因呢?」
      王朔问道:「将军心中有遗憾或悔恨吗?」
      李广答道:「曾经有八百名胡人投降,我把这些俘虏全部杀光,我相当後悔。」
      王朔说:「没有比杀死降俘更大的祸了,这就是您不能被封侯的原因!」
      後来,李广出征,迷失道路而自杀。他的孙子李陵因为投降匈奴而被杀九族。(《感应篇汇编》第三卷第七页)

                为官不廉,与盗何别
      
      陶侃的母亲湛氏,生活非常贫穷。陶侃念书时,他母亲靠纺纱供给他学费。
      年轻时,陶侃在寻阳县当官时,曾经监督渔业。陶侃送他母亲腌鱼,母亲不接受,而且责备陶侃说:「你当官,将公家的东西送我,不是增加我的喜悦,而是增加我的忧愁!」後来,不管陶侃到那里或者做什麽官,都以清廉能干而闻名遐迩。(《晋书》、《列女传》、《德育古监》第四十三页)
      (评)财不是从天而降,也不是由地出生。当官而有很多钱财,不是取之於其他官僚,就是取之於老百姓。
      崔玄晖当官时,他母亲卢氏告诫他:「我听姨兄辛玄驭说:『你当官时,我听到你贫穷不能自存,便是好消息。如果我听说你钱财充足,奢侈享受,就是坏消息!』我以为这个观点很正确。我看见许多做官的亲戚,用很多钱财侍奉双亲,而双亲竟然不问那些钱财从那里来,如果它是来自薪水俸禄,那就很好。否则,这跟强盗有什麽差别呢?纵使没有大罪,难道内心会没有愧疚吗?」又是另一位陶母!(《德育古监》第四十四页)

                不求好官,愿当好人
      
      宜兴的万古斋,有两个儿子士亨和士和同时考上进士。
      万古斋写信告诫他们:「我希望你们做好人,不愿你们做好官!」
      (评)为什麽好人与好官竟然不能并行呢?
      古代论贤授职,当时所谓好官,其实就是好人。自从以科举取士以来,读书人每天不再求道德仁义,而只学习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书本来是圣贤教人做好人的方法,可是读书人却拿来做为当官的资本。因此,每读一章一句,不反省:「这义理应如何行?」而只说:「这段文字应怎麽做!」
      说到当好官,则津津乐道,面有喜色。说到当好人,则淡然无味,甚至还加以诋毁。怎麽能够希望他当官以後,会成为好人呢?
      如果当了好官以後又能做好人,比寻常的好人,对社会的贡献不啻要好上十倍。如果不做好人而只想当好官,更假藉当好官,来做不好的人。这种事我们还可以说?还忍心说吗?(《德育古监》第四十二页)

                求官负恩,破财丧身
      
      元魏建都洛阳,纪纲隳弛。尔朱荣拥立庄帝,挟天子以自重。庄帝极为愤慨,以至曾经说:「朕宁愿作高贵的乡公而死,不愿做像汉献帝那样的皇帝而苟活於世!」
      城阳王元徽,对庄帝非常效忠。庄帝因此召见他,元徽禀告皇上:「我们只要假装说皇后生了太子,尔朱荣必定会来朝廷,趁这时候杀掉他,我想是行得通的!」
      皇后就是尔朱荣的女儿,当时她正身怀六甲。庄帝问说:「皇后只怀了九个月的身孕,尔朱荣会相信吗?」
      元徽答道:「一般妇女生孩子,有的会延後时间,有的会提早生产,不足为奇!」
      於是庄帝便采纳他的计谋,派遣元徽带著诏令,快马加鞭赶到尔朱荣的王府,宣告皇太子诞生的消息。
      这时候,尔朱荣与心腹上党王元天穆正在玩下棋和掷骰子的赌博。元徽一来,马上脱掉尔朱荣的帽子,欢舞旋转,表现非常高兴的样子。由於元徽平日行为稳重,喜怒不轻易形之於色,现在绕著宫殿欢呼,一反常态,所以尔朱荣便确信不疑,与元天穆进入朝廷。
      庄帝亲手杀死尔朱荣,元天穆则被侍卫刺死。尔朱荣的世子也在这事件中丧生,只有族弟尔朱世隆得以逃脱,奔回太原。
      翌年,他命令尔朱兆率领大军南下,攻破洛阳,而且生擒庄帝。城阳王元徽单骑逃往山南,抵达寇祖仁的家中。寇祖仁家里出了三位刺史,都是城阳王所推荐和提拔的,因为有旧恩,所以城阳王才投靠寇家。
      城阳王带了一百斤金子和五十匹马。寇祖仁财迷心窍,表面虽然容纳城阳王,暗地里却告诉家属们说:「听说尔朱兆正在四处追缉城阳王,抓到城阳王的人可以封大官,今天富贵和好运来了!」
      寇祖仁吓城阳王说:「官府差吏即将赶来,你最好逃到别的地方!」然後派人在半路杀死城阳王,并将首级呈献给尔朱兆。
      尔朱兆没有奖赏寇祖仁,反而梦到城阳王告诉他:「我有两百斤金子和一百匹马,在寇祖仁家里,你可以去取!」
      尔朱兆醒来以後,信以为真,立即捉拿寇祖仁,徵收那些金子和马匹。寇祖仁以为有人密告,情势所逼只好承认罪行,并交出一百斤金子和五十匹马。尔朱兆怀疑寇祖仁把另外的金子和马匹藏匿起来,依照梦中的数目来加以徵收。
      寇祖仁家里原有的三十斤金子和三十匹马,都全部被尔朱兆没收了,尔朱兆仍然不相信。
      他把寇祖仁绑在大树的高处,脚上吊著大石块,一直捶打到死为止。(《北魏书》纪事本末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7-8-22 06:05
  • 签到天数: 44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1-5-13 20: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查当事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16 14:09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10-11 19: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求好官,愿当好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关注缘在商城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1013324号 )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18-1-23 21:50 , Processed in 0.60227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