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223|回复: 2

曹雁雁:《大清相国周祖培》(四十五)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2-3 08: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大清相国周祖培》(四十五)


   苗沛霖是土生土长的安徽人,跟洪秀全一样读过几年书,教过私塾,头脑十分活络。他科场失意之后也想做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正当的途径都要有钱有人。抱负无法实现,苗沛霖投靠了捻军张洛行,但做了几年之后觉得张洛行是草莽英雄,难以有出头之日。他始终没有放弃出人头地的想法,转向寿州知州金光筋处投军,毛遂自荐想做团练教练。金光筋身为知州,对于穷酸潦倒又满口高谈阔论的苗沛霖瞧不上眼,加上寿州还有一大批捐了钱等着候补的“闲人”,哪里能将教头的空缺给予苗沛霖?
   苗沛霖受了拒绝,郁郁寡欢,又做了几年教书匠糊口。清军在天京外围与太平军厮杀的时候,捻军横扫凤台县武家集,把那里的地主武装打得一败涂地,土豪乡绅损失惨重。苗沛霖再次得到捻军的重用,效仿朱元璋起事时的策略“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筑寨挖沟,跟之前周祖培在对咸丰帝申请团练的奏折里提出的方法一样。苗沛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很快组建了数十万众的苗家军,使安徽成了捻军的根据地,对河南虎视眈眈。
   胜保到了安徽,并未着急出征,而是把自己关在军帐中仔细研究对手。胜保发现苗沛霖的确是块难啃的骨头。首先他发现苗沛霖不讲江湖道义,只要有利就占据,可谓冷静又冷酷;其次他发现苗沛霖独善其身,没有太平军所谓的兄弟和信仰,作战目的十分直接,也没有什么可以揭露的虚伪;最让胜保为难的是苗沛霖读过书,尤其喜欢兵法,打仗很有一套。
   胜保拿着地图反复研究,盘算着强攻的胜算,越算越叹气。经过新疆戍边,胜保已经输不起。胜保将架子上的鹰取下来,心绪纷乱。这时,副将来报:“大人,河南商城团练督头周祖颐求见。”

   胜保咂摸:“周祖颐?商城周祖颐?快,快请进。”
   周祖颐入了帐,先见礼问好,然后说明了来言:“家兄来信告知,大人您在安徽与苗贼对峙,是以叫我来向大人报告本土一些情况。”
   胜保欣喜道:“老弟请讲。”
   周祖颐道:“姻兄袁甲三在安徽待过一阵,周某对安徽苗沛霖有些耳闻。其人因功名之途多舛激愤之下对抗朝廷,与洪秀全又不全相似。今我军与苗数量差额太大,是以周某以为大人若要硬来不如将其招降。”
   胜保点头,心内豁然开朗:怎么就没想到招降呢?
   周祖颐走后,胜保立即叫来副官,命人给苗沛霖送去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书信,希望苗沛霖能投降。几日之后,胜保在军帐中见到了枭雄苗沛霖。胜保见苗沛霖身穿青色长衫,一副儒生打扮,并不像一般土匪蛮横粗野。

   胜保挥手命手下人都退下,单独与苗沛霖对谈:“雨亭,请坐吧。”
   苗沛霖起初对胜保粗犷的长相不屑,他听闻这些蒙古王都是些草包,有一身力气,没有半分头脑。苗沛霖在辗转求功名的路上见识了不少有派头的官,却没有听过胜保这样简单利落的开场白。
   “大人直呼苗某之字,想来应该对苗某人的底细打探了不少。”苗沛霖并不忌惮胜保的身份,因为此时的他不是落魄书生而是十万苗家军的首领。
   “呵呵,这是自然,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其实我在京城的贵族之中也是个异类,之前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大伙儿都叫我败保。我这个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缺德的勾当也没少干,只是一条我始终不曾变,就是佩服那些实打实有本事的人。”胜保笑了笑,“我记得你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手披残卷对青灯,独坐搴帷数列星;六幅屏开秋黯黯,一堂虫鸣夜冥冥。杜鹃啼血霜华白,魑魅窥人灯火青;我自横刀向天笑,此生休再误穷经。雨亭,我以为诗书不是错,错在没有遇对人。你跟张洛行之所以不一样,就是因为你读了书。捻子和粤匪是什么,你比我们清楚得多。”
   苗沛霖反问道:“大人如何知道我比旁人清楚。”
   “呵呵,你不是做过这样一副楹联吗?上联是:什么天主教,敢称天父天兄,丧天伦,灭天理,竟把青天白日搅得天昏,何时伸天讨天威,天才有眼;下联是:这些地方官,尽是地痞地棍,暗地鬼,明地人,可怜福地名区闹成地狱,到处抽地丁地税,地也无皮。这对联传到我这里,我就明白了雨亭的心。粤匪屈膝于洋夷,捻子毁灭于粗鄙,大清朝气数没有尽,如果你求出人头地,何苦淹没了一身好男儿的血性?胜保不害怕与你拼死一战,只是我俩闹得两败俱伤,都没有好处,你觉得呢?”

   苗沛霖沉吟不语,胜保知道他动了心,继续劝道:“你放心,如果胜保连承诺你的官职都拿不下,不用你来打我,我自己就要羞死。你如今肯来见我,必然是还瞧得起我。”
   翌日,苗沛霖投诚,胜保没有费一兵一卒将苗军整编接收。其后,胜、苗二人联手将太平天国干将陈玉成剿灭。
   咸丰帝迎来了逆流而上的契机,机敏能干的懿嫔也迎来她的春天,她为咸丰帝生下第一位儿子载淳,从懿嫔晋升为懿妃。长子的诞生让咸丰帝看到了希望,把才干出色的六弟彻底雪藏。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2-3 08: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40. 落魄才子
   咸丰九年,周祖培从恭王府出来,想趁着下午的阳光正好,到琉璃厂大街逛逛。他穿得极为普通,几乎没人知道他是武英殿总裁。京城里的有钱人在太平天国势头弱下去之后恢复了享乐的心,街上的古玩金玉市场又开始繁盛起来。周祖培没有闲钱,也不爱这些,转头到了街角一家书店。
   进了书店,店里的伙计正百无聊赖地拨着面前的算盘珠子,手里没个章法,只顺手乱拨,捯饬几下又喝一口茶,眼睛不时地往书店里头盯着。周祖培顺势一望,书店深处的书柜前站着一个人,高瘦的背影,穿着一件暗色长衫,垂下的手里攥着一串佛珠,正踮着脚仰着脖子往书柜顶上望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周祖培心道:这人看打扮不是有钱人,却是会买书的行家,那角落里全是店家藏着的宝贝。
   “哟,周老爷,您老来了!里边请,要买什么,您只管吩咐。”伙计见周祖培进来忙殷勤招待。
   “不碍,你忙你的,我自己瞅瞅。”周祖培是店里的常客,与店主十分相熟。
   年轻人瞧了半天,这才回到柜台前叫道:“伙计,麻烦把上头的那本书拿下来给我看看。”
   柜台上的伙计不甚乐意,撇着嘴搬来梯子去柜子顶上拿书,边爬边啰嗦:“爷,这上头的书可都是二两银子一本儿。”
   年轻人道:“我知道。旁边的那本,还有靠那边一本厚的,不是那一本,是左边第三本,对,就是那一本。还有你右手边的第五本,嗯这几本都给我拿下来。”
   伙计郁闷道:“您总是这样,一气儿拿好些本下来,完了一阵挑,还不一定买。小的爬上爬下,汗都出了一层。”
   年轻人翻白眼道:“一本书二两银子这么贵,还不稀得人多瞧两眼?要不怎么说你们京城人就是小气呢!”
   伙计没好气道:“咱们再抠还抠得过你们浙江人?出了名的分利必争。成,咱给您拿还不成?”
   年轻人撇撇嘴道:“这还差不多。”

   伙计将书拿下来扔给他,年轻人赶忙接住后嚷道:“哎,你轻点,这是书,不是衣物。得了,你给我放这里,我慢慢看,等下要买就叫你。”
   “行,您就慢慢看吧。”伙计漫不经心地收起梯子,任由年轻人坐在地上翻书。
   周祖培挑了两本,往柜台结账,笑着打趣道:“怎么?遇上白看书的了?”
   伙计道:“倒也不算,就是个怪人。一般时兴的书他是不看,专挑些古的旧的看,买虽然也买,可也抵不过他这样个看法。”
   伙计依旧伸头望了读书人一眼,言语里颇有些不满。
  周祖培扭头看年轻人正低垂着头,眉头紧皱专注看书,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连连摇头,将书搁在地下,重新又捡起另一本。周祖培道:“呵呵,你是怪他把书放地上了?刚才不还听他说要你小心些么?”
   伙计道:“也不是,他虽然把书放到地上,却是极为小心的。我只是烦他一整天就在那儿坐着。这人脑子好使,一般般书他看了就全记住了,买的就极少,偏偏又动不动叫我给他搬这搬那,累得我够呛。这里的书,他差不多都翻阅过了,就连我们掌柜叫我大扫除也没这么累。这人歪理还一套一套的,说买书的人得先看,看了好才愿意藏书。”
   周祖培轻笑,心道:倒也是机智的穷秀才。伙计正给周祖培找钱,忽然听到角落里一声赞叹:“好书!好书也!”吓了他们一跳。周祖培扭身一看,见年轻人正如获至宝般捧着书哈哈大笑。

   伙计眉头一皱,低吼道:“您看就看嘛,这么吓人作甚?还让不让人做生意!”
   年轻人挨了训,一反刚才的抬杠,满脸笑容走到柜台前,豪气道:“这本书我买了。”
   周祖培这才打量年轻人的侧影,眉毛颜色有点浅,是褐灰色,面上肌肤白白净净,清瘦而轮廓分明。周祖培瞧着他手里攥着的佛珠,恍然竟觉得有慧静的影子在。周祖培心里微怔,难怪要格外多看他两眼呢。
   伙计诧异地指着书架前摆得整整齐齐的书,皱眉问:“那些都不要了?”
   年轻人道:“是的,不要了,就要这一本。”
   伙计小声嘀咕:“真是个折磨人的大爷。”用鸡毛掸子扫灰,故意强调了价钱,“这本书二两银子。”
   年轻人自信地把荷包里的碎银子倒出来,豪迈道:“没问题。”

   周祖培站在旁边瞧着柜台上零零碎碎的碎银子和几个铜板,心里觉得好笑,从没见过给零钱还这么有气势的。书店伙计明显不屑,将几个铜板剔除,把剩下的银子全部扫落到秤盘里复称,称完道:“您这里拢共只有一两六钱,还差四钱呢。”
   年轻人脸色微红,低下头去,将书爱不释手地在手里掂量,踌躇了一会儿,改了主意:“其实这本书也没有那么喜欢,今天,今天就先不买了。”
   “可是你倒放手啊!”伙计使力拽着书本。
   周祖培看着年轻人恋恋不舍地攥着书,解围道:“伙计,我的零钱甭找了,应该够给这位相公买书。”
   伙计这才停手,让年轻人将书拿走。岂料,年轻人并不领情,反而将书放到柜台上推到伙计面前,正色道:“伙计,这本书我不要了。”
   伙计郁闷,埋怨道:“你这不是抬杠么?”

   周祖培有些吃惊,忽而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扫了读书人的面子。周祖培淡然劝道:“这位相公不用介怀,我想你今儿肯定是出门着急忘了带钱。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跟店家是老朋友,书你先拿回去,钱你几时得空就送到柜台来。咱不为别的,只是看书看到一半儿正是惬意,戛然而止岂不扫兴?”
    年轻人脸色微红,这才没有执拗将书拿回来,拱手谢道:“多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2-3 08: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广东省珠海市
本帖最后由 似曾相识否 于 2022-12-3 08:35 编辑

   回到家,周祖培想起书店的一幕忍不住笑起来。英华端过茶来,问:“芝台,你心情这么好,在恭亲王那里遇到什么好事了?”
   周祖培摇头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忽然想起与你结婚前在商城文心轩的事儿了。那时你替我买了那两枚印章,我受宠若惊。今日我也遇到这样的事,想学你帮助人,没想到对方可有脾气了,不想领我这份情。”
   英华笑道:“呵呵,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像你那样好脾气的。当初在沁心阁,咱们不也是遇到了一群酸秀才嘛。年轻人在京城里多受点磨炼,就不会再有那种傲气了。”
   周祖培感叹道:“有傲气的人总归是入不了官场,在官场的人能保留几分骨气就不错了。”

   英华安慰道:“白白做这些感叹作甚。哎,老袁家袁保中新近添了个小子,虽说这是堂兄弟的事儿,可你跟袁甲三同朝为官,最近袁甲三又接替了胜保的位置在安徽干得有声有色,咱们怎么也得表示表示。”
   周祖培道:“这些你安排就是了。哦,添的小子叫什么名儿?他们家孩子多,这个和咱们侄儿媳妇是姑侄关系,还是记住的好。”
   英华道:“官名好像叫袁世凯,字和小名儿我倒没注意。”
   “世凯?”周祖培捋须,笑道,“老袁家的人就是讲气魄,娃儿的名字都取得这样霸气,就不怕将来是个混世魔王?如今局势纷乱,我对孩子们也不抱有什么过分的奢望,平安是福。”
   英华道:“这各家有各家的兆头,当初我们家亲戚还嫌弃我的名字不男不女怪难听呢。”
   “瞎说,那是他们不懂。”周祖培笑着抚着妻子的手,感慨道,“咱们倒真是老了,总爱‘想当年’,估计孩子们都得烦死了。”
   “可不是?人老了话就啰嗦。”英华任由丈夫握着手,温柔地笑了。

   九月,周祖培忙完顺天府的乡试主考工作,咸丰帝恩准他休息几日。周祖培得了闲,谁也没有惊动,只与英华去白云观散心。白云观在京城西便门附近,游人如织。在观外的街角,远远就见有人占了三尺见方的空地,摆开台子支起一只布幌,上面写着“捉刀代笔”。布幌子下坐着一位年轻人,看打扮像是读书人。他扯着嗓子吆喝:“替人代笔,书信十文,诗赋二十文,铭文五十文。”
   周祖培听着声音觉得有些耳熟,看其人模样似曾相识。
   “怎么了,芝台?”英华好奇丈夫驻足不前。
   “那个穷书生,我好像哪里见过。”周祖培费劲地想,“啊,我想起来了,不就是那天书店里买书的书生吗?呵呵,这小子真有趣,生活如此窘迫,买书倒毫不吝啬。”
   “哦,是他呀,不过那又怎样呢?”英华不解,停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丈夫的用意,“老爷,要不要我帮你试探一番?若是才华好呢,您想个法子给他条门路,若是才华一般呢?我也就做他一回买卖,叫他有些信心。”
   周祖培看着妻子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妻子总是在最快的时间能明白他的心意。英华狡黠一笑,独自走到了卖文的书生台前。


   “这位太太,您是要写家书还是如何?”书生热络招呼。
   “呵呵,我不写家书,也不写铭文,想请你代写诗文。”英华一本正经,丝毫叫人看不出玩笑的意思。
   书生咳嗽了两声,有些迟疑。英华笑道:“你一定是好奇我这个年纪又是女流之辈怎么还需要写诗文。呵呵,我家老爷是个读书人,平时也写些诗文联句,只因他总是笑话我不懂李杜诗篇。所以今日瞧你在这里设席,便想请你写点厉害的,回头叫他不敢小瞧我。”
   书生恍然大悟,自信道:“太太您放心,保证回去叫您夫君对您刮目相看。您想叫我写哪方面,是田园山水、儿女情思还是家国之梦?”
   英华想了想,道:“我夫君喜好田园诗,那你就写田园诗吧。”
   书生抿嘴一笑,道:“这有何难?”提笔写来,不一会儿就写完。
   英华展开纸来一看,见上面写着一首七言诗:

      凉风飒飒吹我襟,寻幽不顾山行深。
    野云依树作秋色,溪水绕庵生梵音。
    松杪时听走惊鼠,稻畦数来见饥禽。
    数竿修竹夕阳匿,柴扉三两开绿阴。

   英华点头赞道:“虽然我不是很懂这些诗词歌赋,不过这样念起来好像颇有意思。哎,你会不会仿陶潜,写点更有古意的?我夫君平日一口一句魏晋风骨,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你也写写看。”
   书生道:“这也不难。”书生提笔思虑了一会儿,从容在纸上挥毫。
   英华再拿起来一看,不由得眼睛一亮,纸上写着一首五言诗:

       忽见炊烟起,人家一带分。
    晚霞红在水,村树远如云。
    占夕蛙争响,归林鸟别群。
    结庐匪在远,暂此浣尘氛。

   英华满意道:“的确不错。你辛苦了,不知多少钱?”
   书生道:“一首二十文。”
  英华叹道:“满腹才华在此卖字为生,可惜了些。不知你愿不愿意见见……”英华正要邀请书生见丈夫,话却被另一位书生拦住了。
     那位书生匆匆跑来,口里焦急嚷道:“爱伯,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卖字了?叫我一顿好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9039661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23-2-7 03:59 , Processed in 0.072804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