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1782|回复: 0

顾敬之离开开封监狱之后 (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3 21: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似曾相识否 于 2017-12-3 21:29 编辑

      顾敬之离开开封监狱之后 ()
            节录自: 陈庆喜先生: 商城土皇帝顾敬之

               我早上发的两个帖子丢了?  补上!

    4月20日午夜限期到后,毛泽东、朱徳向人民解放军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夜,西起九江东到江阴千里长江战线上,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仅用三天时间,沏底搉毁蒋介石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并于4月23日解放南京。其实早在1948年12月1日,商城县城已解放,1949年1月31日潢川县城解放。此时,四野大军已南下迫近武汉,张軫的部队,奉白崇禧命令于1949年3月初撤到湖北,3月底已撤到长江以南,信阳于4月1日解放。白崇禧立刻改变了主意,主动放弃武汉撤到湖南,5月10日开始撤退,5月15日张軫率部在武昌以南的金口起义,17日武汉三镇完全解放。

     顾敬之于1949年4月再次来到武汉,本来是等白崇禧下令重返大别山,等来的却是白崇禧的大撤退,只好回到桂林。与顾敬之此次同路去桂林的,还有胡雅青及其老婆、儿女。胡是顾敬之一手培植起来的商城县新生乡乡长,胡的前妻被红军捕杀后,续娶的是程方文的堂姊妺,因此胡既是顾敬之心腹又是联襟。至此,顾敬之重返大别山的美梦沏底破灭。
                 亡命台湾

    白崇禧率部撤到湖南,将总部设在长沙,而此时长沙绥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潛,同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正秘密醖酿起义。白崇禧闻风声不对,又将总部迁衡阳。8月4日,长沙和平起义成功,四野部队很快向南推进,8月17日在青树坪与白崇禧部进行一次小的遭遇战,双方互有伤亡。此时,白崇禧手上还有几十万人马,并与美囯特使、参议员诺兰接触过,诺兰答应为白争美援,故白借此遭遇战大做文章,好争取美援,在衡阳、宝庆地区作军事部署,以阻解放军南进。还在湘桂边界由李品仙亲自督办,釆取严厉的“空室清野”措施,使湘桂边界主要交通线纵深100华里、宽50华里地区,变成一个真空地带,以阻止解放军进入广西。于是四野发起衡宝战役,从9月上旬开始,10月8日解放衡阳,17日衡宝战役结束,歼白崇禧部47000余人,将白崇禧集团赶至广西境内。

    战局的发展,眼看桂林快要解放了,顾敬之看到形势不妙,便急急慌慌带着家小逃奔枊州。到了这个地步,几房老婆还不能和睦相处,依然分门立户,程方文住柳州河南太平街40号,游氏、刘氏和董华荣几家住河北。胡雅青家也跟随住河北。
  在柳州住下后,程方文好几天没有见到顾敬之。一天夜晚,顾敬之忽然来了,带着大媳妇一家。程方文让他们进屋,见个个脸上都有灰尘,简直不象个人样,估计是出远门才回来,不敢直接问顾敬之,只好笑着问董华荣:“少奶,你大(商城人对父或母称呼)待你真好,到那里都带着你,这次是到那儿去了?”董华荣回答:“俺大准备到十万大山去找莫树杰,走到大明山,那里住的都是苗子。”这里离十万大山还很远,因为解放军从南边包抄来了,这是顾敬之始料不及的,又赶紧回到柳州。

    原来,在衡宝战役后的1949年10月下旬,四野便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对逃回广西的白崇禧集团,谋划首先切断其所有逃跑路线,然后大军突施合围,聚歼于广西境內,便兵分三路:西路以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军,首先歼灭湘桂边界之白崇禧部,再南下柳州,直趋百色,切断逃往云贵之路;南路由陈赓兵团釆取大迂迴、大包抄战术,从南方切断白崇禧部退入海南岛;中部以第四十、第四十一、第四十五军,待西、南两翼完成大合围后,从中路实施猛烈突击,沏底、干净歼灭白崇禧集团。

    顾敬之从大明山回来后,心里很愁闷,寻思下一步怎样走?有天晩上,来到程氏处,坐下来跟两孩子玩耍,平常他很少有这种举动,程方文觉得奇怪,不知他从那来的闲情逸趣。刚刚坐下不久,忽然听到外面敲门声,接着,来人把顾敬之叫了出去。一会儿,顾转来对程氏说:“听说南宁也要解放了,解放军已经跑到前面,堵住了去路,我必须马上走,有车在外面等着。”叫程氏把他的行李衣服整理好,弄到车上带走。程方文要送他,顾不让送,好象外边有不少人,怕暴露什么似的,程氏也不敢强送。顾敬之临出门吩咐程氏:“明天还有汽车来,叫她们(指所有家人)明天汽车来了就走。”毫无疑问,这是莫树杰派的汽车。程方文立即通知那几家,并连夜收拾行装,准备第二天汽车来了好逃走。天亮时忽然听到枪声,开门一看,大街上全是解放军。这一天是1949年11月25日,解放军第三十九军解放了柳州。程方文知道自己逃走不成了,但还担心顾敬之能否逃的掉。

    1949年12月2日,解放军第十军解放北海;4日解放军第三十八军解放南宁。此时,白崇禧只身飞逃海南岛,其主力部队已基本被歼灭,其残部命令往十万大山作最后挣扎。12月7日晚上,来到广西上思县的国民党军官收容队的李善宝,也遵令往十万大山逃,走到集资镇路边,忽然看到了顾敬之和他的同行者,其中认识的有陈煥榜、段世铭、李X学,正在路边做饭吃,李善宝一天多没吃到饭,便去与他们一道吃饭,一起睡觉。就在此时此地,解放军追到把他们俘虏了。解放军命令他们分两下站开,军人站一边,老百姓站一边。顾敬之穿的是便衣,站到老百姓一边,以后就走各的路。临分手时,李善宝劝顾敬之坦白交待真实身份和罪恶,争取宽大处理,顾不愿听,只说他没钱了,叫李善宝给他点钱,李摸摸身上,只有四块银元,他不知道顾敬之是否会伸手接这几块钱,可是顾还是接去了。李善宝是个尉官,后来被解放军带到钦州,参加了被俘军官的学习。

    顾敬之从柳州走后快个把月,正当程方文关心他吉凶的时候,突然回来了,衣服行李丟光了,只带回一床破被套,满身是虱子。程方文便烧水给他洗澡,问他是怎么回事?顾敬之回答:到了小董地方被解放军截住了,烧了汽车和行李,作了俘虏,解放军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出来找儿子的,儿子在部队里,便放了他。

     顾敬之没有和程方文说实话。据赵仁柱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从台湾回大陆探亲时,曾同杨琼同志谈了他与顾敬之相遇与后来同逃香港、台湾的经历:赵仁柱是商城亲区人,过去在顾敬之办的明达中学上学,接受过顾敬之的助学贷金,后来在国民党军某部当兵,解放战争起义编入解放军;这时开到广西围截白崇禧集团。顾敬之与李善宝相遇分离后,在走途无路情况下,便想往水塘里寻死,恰在这时赵仁柱所在部队正从这里经过,赵仁柱一眼看到是顾敬之,便叫顾上岸来,顾当时认不得是赵仁柱,叫赵找他一枪,经赵说明自己身份,顾敬之才上岸来。因赵仁柱很不想在解放军当兵,而他的长相很象顾敬之模样;顾已六十多岁,于是编造一幕父寻子的闹剧,两人抱头大哭,解放军负责人便问赵仁柱是留部队,还是送“老父”回家乡。赵仁柱表示,老父年髙,离家又远,愿送父回家,便被批准发给回家路费。因顾敬之没有了衣物,正当冬季,解放军又给他一床被套,并乘路过车把他们带到柳州。赵仁柱下车后便往北走,回河南老家。

    同顾敬之一道从小董地区回柳州的还有段世铭,段原来也在顾敬之办的学校上学,颇得顾的宠爱,顾敬之南逃后,段也从商城跟随而来,为顾做些跑腿打杂之事,吃住在顾家,真没地方睡了,便和程氏大孩子一起,这次回来后,顾敬之说房小屋窄,把段世铭打发走了。
  程方文有两个堂妺,以前上学由于父亲死了交不起学费,都是程氏替她们交,而且让她们同自己一起吃住,这次出逃也把她俩带出来。由于生活不稳定,现在顾敬之叫回去一个,这姑娘也愿意回去。于是顾敬之把她送上火车站,买上车票坐车走了。因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程方文很不放心,临走时因顾敬之没发话,自己不敢去送她。
    顾敬之在处理外来人后,一天来到刘氏处,要她带上大儿顾幼之的二房小张姐和自己女儿,顺着铁路回河南老家,两个男孩留下,由他安排一个姐姐抚养。刘氏问:程氏、游氏走不走?顾敬之回答:暂时不走。刘氏当场就哭了,她知道小张姐虽给顾敬之生下唯一孙子,但很不得顾爱,董华荣母女根本不把她当人看,但说领她逃回去,又怎么办?不是甩掉完事。刘氏想到自己,虽然才貌赶不上程、游,也没给你顾敬之惹过麻烦,也十四、五年夫妻,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全家几十口,怎么别人不走,偏要她走?她越想越不通,整整哭了一夜,一面同程、游打比,一面向顾敬之表示忠诚,说她愿意与顾敬之死在一块,就是不愿意走。

    快过1950年春节了,顾敬之过来对程氏说:“初来柳州时,米只七分钱一斤,现在已经涨了,以后还要涨,手里不敢放钱,都要买成米。”程方文便给他二十元叫买米。可是顾敬之一去便不见回来,程氏很不放心,就到河北去找,找了游家找刘家,最后找董华荣,都没找到一个人。胡雅青家与她们住的不远,程方文又找到胡家,也没有一个人。程氏急了,便去问问邻家一位老奶奶,这位奶奶说:“走了,三家一齐走的,走了好几天了。”程氏问她们去哪儿?老奶奶说不知道。这时,程氏才意思到顾敬之把她甩了,究竟是什么原因?程方文脑子在思索着,忽然想起一件事,就是顾敬之在开封坐牢时,上石桥柏济时的妹妹柏仪时曾来找她玩,女人们闲谈,无话不说,她无意中说到顾敬之曾两次强奸她,先姦后娶。柏仪时回去对兄长说了,柏济时是“铲顾团”成员,于是顾敬之罪状上,便有了“覇占农家姑娘为二房”这一条。过不几天,胡雅靑来对程方文说:“顾敬之是走了,带着游氏、刘氏和大媳妇三家一齐走的,恐怕不会回来了。”程氏问到那里去了?胡雅青回答:“走远了,出国了,也可能是香港呢?”程方文看胡雅青说话的语气,象是受顾敬之之托来告䜣她的,她知道胡与顾的密切关系,便什么也没有说了。

    其实此时,顾敬之领着三家逃到湖南衡阳,游氏住下马坪22号,刘氏住车站路17号,董华荣住湖北路。顾敬之这时更加小心,总怕暴露真实身份,填报户口便把自己、几房姨太太及子女们都改了姓名。顾本人改名谷志诚,籍贯是河南金寨。游昌云改名罗治珍,两个女儿也改了姓名,后来都在衡阳落户结婚。大女顾正勤、女婿曹志怀,夫妇在衡阳炭酸钙厂当工人;小女顾正英、女婿欧仁生,均在衡阳车站附近单车行修理自行车。刘治坡改名刘治华,两个儿子也在衡阳落户,大儿顾正池、媳刘光英,均在衡阳黎明车厂当工人,小儿顾正恩在衡阳汽车修配厂当工人。顾幼之三房小张姐,当时不过二十岁,原系张旭东部一个营长从潢川踅子集抡来送给顾幼之的,生了个儿子叫顾孝先,如今顾敬之把孙子留下,将小张姐嫁到衡阳湖北路一个卖茶水人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关注缘在商城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8015837号 )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18-11-16 15:48 , Processed in 0.06069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