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汽车维修:招租中
美容美发:招租中
宾馆住宿:招租中
外卖服务:招租中
搬家服务:招租中
家电维修:招租中
查看: 105968|回复: 0

【荐读】莫泊桑《一生》:人这一生,既不像想的那么好,也不像想的那么坏。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1-17 16:25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7-1-25 21:3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春心荡漾少女梦,
    含情脉脉初相逢。
    最是甜蜜热恋时,
    嫁与东风春不问。
    肝肠寸断薄情恨,
    命丧黄泉滥情人。
    慈母败儿命多舛,
    道是无情却有情。

    一名女性,当她还是一个“女孩儿”的时候,与之相伴的是美好和烂漫。然而一旦她变成一个“女人”,她所有的幸福和梦想终将幻化为不幸和不堪。可无论怎样的摧残,都不能销蚀她与生俱来的坚韧和善良。

    春心荡漾少女梦

    雅娜十二岁的时候,就被送进了圣心修道院。父亲要把她培养成为“快活、善良、正直而温柔的女性”,“让她沐浴在理性的诗中,让她驰骋在丰饶的田野里,观察动物天生的爱恋和单纯的温情,观察生命的客观法则,从而开启性灵,走出蒙昧无知的状态。”
    十七岁时,“她出了修道院,一团喜气洋洋,显得充满活力又渴望幸福,急于要尝一尝各种欢乐的各种艳遇的滋味。”“她的相貌宛如韦罗内塞的一幅肖像画,那黄灿灿的金发仿佛给她的肌肤着了色:华贵的肌肤白里透红,覆盖着纤细的寒毛,仿佛罩了一层淡淡的丝绒,只有在阳光的爱抚下才能依稀分辨。一对明眸呈淡蓝色,就像荷兰制造的小瓷人的眼睛那样。”
    白杨田庄是父亲留给她的嫁妆。初到白杨田庄的第一个晚上,皎洁的月光下,“她感到神秘莫测的震颤在传递,无法捕捉的渴念在悸动,她感到了一种类似幸福的气息的东西。”
    她开始幻想爱情:“‘他’会是怎样一个人呢?雅娜心中并不了然,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反正‘他’就是‘他’”。
    “她只知道自己会一心一意地爱他,而他也会百般体贴地爱她……二人到了心心相印的程度,仅凭相互间深情的力量,就能彼此窥透内心最隐秘的念头。”

    含情脉脉初相逢

    第一次遇见他,“子爵躬身施礼,说他久仰芳名,结识二位女士是他的宿愿,接着他侃侃而谈,表明他深谙世事,又是个有教养的人。他生了一副女人都 梦寐以求、男人都十分讨厌的面孔。乌黑的鬈发半遮住他那微褐色光润的额头;两道匀称的浓眉仿佛修饰过,衬得他那眼白发蓝的暗灰色眼睛更加深沉而温柔。他的睫毛又密又长,因而眼神富有感染力,能令沙龙里高傲的美妇人动心,能使街头上手提篮子头戴便帽的贫家女回首。他那无精打采的目光有一种魅力,给人以思想深刻、咳唾成珠的印象。他那浓密的胡须又精美又鲜亮,遮住稍嫌宽阔的腮骨。”
    “他的目光时而同雅娜的目光相遇,仿佛纯属偶然。然而,雅娜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突然扫来又迅即移开的一瞥,流露出一种温情的赞赏和一种初醒的倾慕。”“子爵要告辞了,他最后一眼瞥向雅娜,显得更亲热更深情,仿佛特意向她告别。”显然,他多情,她有意,一切都开始得那么顺理成章、合乎人意!
    “下一周,他们邀请子爵共进晚餐。此后他就成为常客了。”(这一次做客必须要引起注意,因为看似美好的际遇却隐藏着一件令人发指的龌龊行径。)

    最是甜蜜热恋时

    埃特塔之行加快了他们感情的升温。“雅娜和子爵则并排坐着,两个人都有点局促不安。一种无形的力量时时吸引他们的目光相遇,二人都同时抬起眼睛,就好像有一种亲和力的作用;他们之间已经飘浮着一种朦胧的、难以捕捉的柔情;的确,两个青年在一起,小伙子长得不丑,姑娘容貌又美,他们之间就很快会萌生这种柔情。雅娜和子爵相互挨着感到愉悦,也许由于彼此在相互思慕吧。”
    “他们谈起了各自的情况,各自的习惯和情趣,就像交心那样娓娓倾谈。子爵说他已经厌恶上流社会,不想再过那种无聊的生活,说那种生活总是老一套,根本见不到一点真心和诚意。”(到后来,你会觉得这些话是多么地虚伪和恶心。)
    “两颗心越靠近,两个人就越是客气,互相称先生和小姐;同时,两道目光也越来越含笑,越来越交织在一起。他们感到自身萌生了一颗慈爱之心、一种博爱之情,萌生了对万物从未有过的兴趣。”
    晚上回到闺房时,雅娜觉得自己心情特别激动,“她心中千呼万唤的终身伴侣,仁慈的天主安置在她人生之路上的人,难道就是‘他’吗?她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专门为她而生的人,难道就是‘他’吗?两情相依,孕育爱情,紧紧结合而永不分离,难道这就是他们二人的共同命数?”
    “然而她觉得自己爱上他了,因为她一想到他,就感到心醉神迷,不能自已;而且,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来。他在面前时,就搅得她心神不宁;目光相遇时,她的脸就红一阵白一阵;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感到浑身战栗。”
    “此后春心荡漾,爱的欲念日益强烈,日益侵扰她的心。”
    他的乖巧得到了雅娜父母的认可,为他赢得了“雅娜”游艇教父的殊荣。也就是在这一天,雅娜知道了他的爱称叫“于连”,并暗下决心:“这个名字,今后我要常常挂在嘴边上!”

    嫁与东风春不问

    接着,就有了德.拉马尔子爵的求婚。
    于是,他们进入了订婚后的美好季节。
    六周后,婚礼如期举行。“从清晨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一系列忙乱上热闹的场面,全都恍若一场梦,一场名符其实的梦……昨晚睡下时还是姑娘,而现在却做了妻子……她觉得面前的大门洞开,就要举步走入‘期待的佳境’。”
    在婚房里,“她恍若进入另一个世界,踏上另一片大地,远离了她所熟识的一切、她所珍爱的一切。无论在她的生活中,还是在她的思想里,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还产生这样的念头:我爱我丈夫吗?猛然间,她觉得于连成了陌生人,几乎不了解。三个月前,她还根本不知道有他这个人,而今却做了他妻子。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这样快就落入婚姻的罗网中,就像失足趺进坑里一样呢?”
    四天后,年轻的新婚夫妇动身旅行。一路上“于连总跟老板、伙计,总跟车夫、商贩讨价还价。”“这样斤斤计较,她感到丢脸,尤其看到仆役手中掂着数目不足的小费,轻蔑的目光注视着她丈夫,她更觉得无地自容,脸会一直红到耳根。”
    “后期的行程,简直就是一场梦:二人情意缠绵,如胶似漆。一路上遇到的风景、居民,停留的地点,她全视若未见,眼中只有一个于连。”于连也毫不见外,主动帮雅娜保管临行前她母亲给她的钱包。可等雅娜需用钱向于连张口的时候,他却满脸不高兴,弄得雅娜十分尴尬。
    返回白杨山庄,“新婚燕尔的温柔现实,即将变成日常生活,关上无限希望的大门,关上令人神魂颠倒的未知的大门。的确,渴望期待的时期已然结束了。”“她隐约感到这一切,可以说幻想破灭,她的美梦也消沉了。”“何处寻觅那五月的田野、五月的芳草和绿树?何处寻觅叶丛间阳光的嬉戏、草坪上绿色的诗意?”
    晚上,“于连借口说太疲倦了,睡在另一间卧室里,”(后来就会知道是事出有因的。)“她久久未能成眠,身边少了一个躯体,便有异样的感觉,已经不习惯于孤寝独眠了……”
    “蜜月旅行回来之后,于连判若两人,就像一名演员扮完了角色,又恢复平常的面目一样。他很少关心妻子,甚至连话都懒得对她讲;爱情的踪迹荡然无存,夜晚他难得光顾妻子的房间。”
    “于连接管了府上的财产和邸宅,随即修订租契,刁难庄户,紧缩开支,他本人也是一身土财主的打扮,完全丧失了订婚时期的神采和风貌。”雅娜在委婉规劝无果以后,最终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态度。“在她看来,于连变成了陌生人,变成一个感情和心灵都对她封闭的陌生人。”
    然而,“她怎么没有因为丈夫感情淡薄而痛不欲生呢?人生,难道就是这样吗?难道他们彼此看错了人?她这一辈子,难道再也没有可企盼的事情了吗?”

    肝肠寸断薄情恨

    一月底,纷纷降落的鹅毛大雪也未能掩盖白杨田庄的一件“丑事”,使女罗莎莉产下一“私生子”。雅娜给予同情和帮助,坚决要找出孩子的父亲让他负起责任,可于连却残忍地要将母子二人赶走。
    最终,婴儿送到邻居家寄养,产妇休息半个月后就照常干活。
    一个寒冷的夜晚,冻得快要死了的雅娜无意间看见:“她丈夫和罗莎莉的头并排枕着一上枕头。”
    她不顾严寒、不顾黑暗、不顾病体,光着脚穿着睡衣狂奔到悬崖的边缘。她肝肠痛断,“往事历历,又一幕幕在她眼前出现:她和于连乘坐拉斯蒂克老头帆船的游海、他们二人的促膝谈心、她内心萌生的爱情、她那只游艇的命名式;接着,她追溯得更远,一直回想到初返白杨田庄时耽于美梦的那个夜晚。然而如今!如今啊!噢!她的生命已被摧残,全部欢乐已经终结,任何期望都不可能了,展现在眼前的未来,唯有折磨、负情和痛苦绝望。不如一死,这样就一了百了。”可当她想到母亲泣不成声,想到父亲跪在她溺水尸体的跟前,“她浑身软绵,又跌倒在雪地上。”
    长久的噩梦之后,她终于苏醒了,却被大夫告之:“您怀孕了!”尽管这样,于连还是用谎言来欺骗蒙蔽所有的人,但天性善良的使女并没有泯灭良心,她当着神甫的面,坦白了一切:“他头一回在这里吃饭的那天,他到我屋子里来找我。他先藏在阁楼上。我又不敢叫喊,怕惹出麻烦事来。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觉得他那个人很可爱!……”她还说,就在蜜月旅行回来的当天晚上,他又去了。
    雅娜仁慈的父母并没有为难这个可怜的使女,而是决定用价值两万法郎的“巴维尔庄田”给她做嫁妆。只是有一个要求:这笔财产,要立在孩子的名头上。

    命丧黄泉滥情人

    直到七月底,雅娜经历剧痛提前产下一子。“此念一生,她就只有一个心思了:她的孩子。”
    次年春天,万物复苏。当雅娜渐渐恢复对于连的好感的时候,她却发现于连和他们共同的朋友——伯爵夫人的奸情。“最初的激愤过后,她的心情几乎平静下来,既不嫉妒,也不憎恨,而是充满了蔑视。”
    同一年,正是最好的季节,雅娜亲爱的母亲离开人世,她痛苦伤心至极!“丧事之后的一些日子,相当黯淡凄凉。”送走父亲以后,她受一个刚正而专横的神甫的影响,习惯了去教堂做弥撒。最后,也是这个鄙视世俗和肉欲的小神甫揭发了于连的奸情,导致伯爵一怒之下,杀死二人。从此,“于连”这个人在雅娜的生活中消失了……

    慈母败儿命多舛

    “时光不停地流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遗忘好似积聚的灰尘,覆盖了她的所有回忆和痛苦。此后她就一心扑在儿子身上。”
    “孩子长到十岁,母亲却像四十岁的人了。保尔长得很壮实,活蹦乱跳,敢爬树,可是知道的东西不多。他讨厌念书,一讲课就打断。”保尔十五岁的时候,雅娜在父亲的一再劝说下,才把儿子送到了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不来学习不大用心,初二留级。初三好歹通过,到了高一又蹲一年。念到结业的修辞班,他已经二十岁了。”
    如果不是债主上门,雅娜哪里知道:这期间,保尔迷上了赌博。“家里人没有盘问他,只想以温情把他夺回来。”可到底他还是和一个妓女离家出走。雅娜的头发经过这次变故就全白了。“她总是天真地想,命运为什么要这样打击她。”
    接下来,保尔接二连三地来信要钱,雅娜都想尽办法满足他。为了凑足一大笔钱,雅娜的父亲在办理最后的抵押手续时,突然中风倒地,再也没有醒来。
    雅娜在亲自安藏了最后一位亲人——丽松姨妈之后,极度困乏,疲劳和痛苦一起袭来,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道是无情却有情

    最艰难孤独的时刻,她的使女——罗莎莉回来了,两人一见如故,促膝长谈。善良忠诚的罗莎莉决定留下来照顾她一生。经罗莎莉操办,雅娜卖掉了白杨田庄,在巴特维尔村买了一所小康人家的房子,两个老妇人相依为命。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思念、期待、失望甚至寻找之后,罗莎莉从巴黎抱回了保尔的女儿(那个妓女在临终前留下的)。

    夕阳下,马车飞快地奔驰,雅娜连连亲吻着怀中的孙女,缓缓地说:“喏,人这一生,既不像想的那么好,也不像想的那么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关注缘在商城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1013324号 )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18-1-18 15:28 , Processed in 0.285603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