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74|回复: 7

易衍:还乡记 我是河南省商城县城关镇的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6-25 21: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易衍:还乡记
              发布时间:2012-08-13 13:07 作者:易衍

  我是河南省商城县城关镇的人。我家也算商城世家。商城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呢?不妨先抄一段书:
  “商城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因之居民流移频仍,随之中原文化与荆楚文化、吴越文化在这里汇集交融,历史文化积淀丰厚,民俗风情特色浓郁,山歌小调俯拾皆是,花兰戏、皮影戏独具情趣,传说故事令人遐想,年节婚丧繁礼缛节,风味美食冠领豫南。

  商城耕读并进,人文蔚起,甲于中州。如明万历年间,商城考取进士位居河南第一,乡试中举者亦为全省之冠;清嘉庆年间,商城考取进士又居河南第一,乡试中举者占全省中举人数十分之三。文化灿烂,人才辈出,仅晚清就有周祖培任遍六部、位居一品、官拜体仁阁大学士;程国仁考中进士二甲第一名、历任浙江、山东、陕西、贵州巡抚;杨式穀历礼部、刑部、吏部、兵部侍郎、国史馆副总裁;易贞军机处三品领班章京、典礼院学士;蒋艮国史馆协修、上书房行走;洪梓青官至福建水陆提督;著名金石书画家、诗人杨铎等等,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以上录自2008年10月由中华诗词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商城文史>第六辑的序言。其中提到的“易贞”,就是我的曾祖父。

  但对于故乡我却知之不多,也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因为我出生的第二年(1924年)就离开了故乡,直到抗日战争的第二年(1938年)才又回到商城。等到抗战刚一胜利,我们全家又都到了开封,只有祖父一人在家留守。1947年暑假我回过一次家,之后直到七十年代我都没回过故乡。故乡对我来说的确是太陌生了!我也从未想过回故乡。

  然而,你没想过的事儿,她却偏偏来了!

  1972年秋天,我还带着’右派帽子’在沙洋黄土坡农场当’就业人员’继续改造。那时农场派了一部分人到’马良石料厂’去生产石料,其目的也就是搞点副业,我也是其中一员。有一天午饭后,队部突然通知我,要我下午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明天回黄土坡场部。农场要遣返我啦!
  “遣返!农场不留我啦?要我回家?回哪里呀?回竹山?武汉?。。。。。。”我得弄清楚。
  我去问队长。队长却笑眯眯地对我说:“要你回商城原籍”。接着他又说:”遣返是好事.你先回去,可能不久你爱人也会回去的.”
  “昨天我刚收到她的信和包裹单.她并没说要回商城呀!”我说:
  “我也不清楚.”队长说:”你不是还要去马良取包裹吗?就骑我的车去吧,别耽误了时间,明天上午一定要回场部!”
  这时我只有遵命照办.我想:”队长还不错!还主动让我骑他的自行车!”于是我就推上车子直奔马良而去.由于长期没有骑过车,走的又不是正式公路,我只好骑骑推推,推推骑骑,弄了一身汗,才把包裹取回来.
  晚间睡在床上,我想:”这唱的是哪一齣呀?要我回故乡有什么’玄机’呢?.....”
  想不明白.不想啦!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回家要还好我就留下,不好我还回农场来!睡觉!
  这一夜,我还是睡得蛮香甜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搭运石头的便车到了黄土坡场部.我一走进管教科,就看见了曹科长,他已经把我应办的手续办好了.什么遣返证,介绍信,户口关系,粮食关系全办好了.还发给了我回家的路费.并叮嘱我不要在路上耽误太久(他知道我的家人多在武汉).
  于是我就挑上我的破行囊到场部大门口等班车.(门外就是沙市到汉口的国道.)不一会儿班车就来了,车上还有空座位.上了车,一路顺利,下午三时前就到了汉口.我挑上行李出了新华路车站,沿着解放大道直奔母亲住处湖边坊而去.
  我母亲解放后长期和我小妹妹生活在一起.后来为了图清静,硬要单住,才搬到湖边坊.那时我小妹妹住在解放大道青少年宫隔壁,离汽车站不远.但按规矩我应该先去看母亲,而小妹妹可能还没下班.我就只好”劳累”点儿啦.
  见到母亲,她很诧异我怎么带着行李来了.我简要的把农场要遣返我的事儿说了一下.接着我又把前些时候董立去农场要跟我离婚,经过调解,终于又和好了的过程,绘影绘声地给她老人家叙述了一番.
  她听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们和好了当然好.只是要你回商城不知是凶是吉?”
  我回答道:”回去再看吧.要好,我就留下;不好,我还回农场去.没什么不得了!只当是公家出钱让我回家旅游一趟!”
  母亲笑了!:”都五十岁的人啦,还是个’水打碓’的脾气!”(‘水打碓’意谓’满不在乎’.)

  当晚我又去到小妹妹家.当她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就愤愤不平地说:”难道我们这个地主家庭的”罪恶”还要你去偿还!?”
  我安慰她说:”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会随机应变的.”我们又谈了些闲话就都休息了.
  第二天我和母亲妹妹商量后决定:我回去就到七妗娘(妗娘即舅妈)家先住两天.她一个老太太,又是”烈属”,别人表面上也要敬她三分.住她家要安全些.(她老人家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初中毕业后就上了朝鲜战场当了’烈士’.我就不明白,国民党抽壮丁还是’三丁抽一,五丁抽二’,我表弟一个独子怎么就要他参军呢?)
  当天,小妹妹不知想了什么办法弄了些香肠和别的食品,要我路上吃.___那时全国物资匮乏,买什么都要票:粮,油,布,肉……连肥皂,火柴都要票.给我一些吃的,我真的很感谢她!
  我计划先坐火车到信阳,再乘汽车回商城.

  次日近午,我上了火车.下午四时许就到了信阳.我找了一家旅馆住定,然后就跑上街边逛边找饭馆儿.忽然看见一家卖水饺的,招牌上写着”机器生产”.我仔细一看,店面整洁,顾客也不少.我就进去找了一个座位要了一碗’机器水饺’,用了半斤粮票.水饺来了.我就着桌面上现成的酱油醋,还有大蒜瓣____这些都不收费___吃了起来.
  吃饱了回到旅馆,和同屋的旅客闲聊了一阵子.接着睡了一夜好觉.第二天就很顺利的回到了商城县城.
  汽车站在县城北门外.因此原来僻静的北关也热闹了起来.我无心细看,就挑起行李直奔靠近南门的城关公安派出所去报到.进了门,放下担子,找到了负责人.我就递上了遣返证什么的,说明了来意.
  他看了看证件,问道:”你认识易原淑吗?”
  “不认识.”我说:”西街有个烈属张友兰老太太是我亲妗娘.城内没有更亲的人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吧.你就先到她家暂住下.我们研究好了就通知你.”他收下了我的’手续’.我也出了派出所.

  在去西街的时候我才仔细看了看商城的大街,和1947年比,好像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原来的名餐馆,菓店都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国营的副食品商店,饭店什么的.我想:”过去豫南五县(潢川,光山,固始,息县,商城)中,商城是有名的’吃家’,而现在什么都要票,一定也吃不起来了!”想着想着就到了’王家大门楼’___七妗娘家.她就住在一进大门的东偏院内.我去时,她正在收晾晒的衣服.看见我,她吃惊的说:”你怎么回来了?”
  接着她要我进屋坐下说话.我就把行李挑进屋,把我回商城并把行李挑到她家的缘由告诉了她老人家.妗娘听后说:”好吧,来了就住下.只是妗娘没有什么好招待.”
  不一会儿,表妹和她爱人也先后回来了.他俩人都在城关信用社工作.妹婿还是个小领导.我二人初次见面,寒暄了两句,他就离开了.而表妹还是蛮亲热,向我问长问短的.
  晚饭后,妗娘的娘家侄子张表弟也来了.他原在城关镇工作也是个’右派’,不久前才摘了’帽子’,现还在家待业.大家谈了一通后,我才知道商城的形势并不像常香玉唱的那样:”全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不是小好……”.商城属信阳地区,原来在河南,信阳还是富庶之地.1959年至61年的”生活关”中,信阳饿死的人最多.而商城,1959年大跃进时修的一座“豆腐渣”水库又垮了坝,洪水淹了整个县城.县城元气大伤,至今也难恢复.

  大家都说我现在不该回来.还不如留在农场.并说:”商城本城还有一些待业的都还没安排,怎么会先安排你呢?”
  听了大家的话,我一面为乡亲们的遭遇感到难受,一面却暗自庆幸___我估计这次回乡是白忙活,商城一定会把我退回农场.回农场也不错!成天干个不操心的活儿,吃个不操心的饭,休息天还可以到附近的集镇上坐坐茶馆,用四川话说:”个老子安逸吔!”
  这时,表妹忽然问我:”你愿不愿见见大表哥?”(我共曾祖的大哥.)
  “我又不是衣锦还乡!如果县里接受并安排我,我再去看他.”我说:
  大家又扯了些闲话,就都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我到街上走了走.只见十字街口有一个百货公司门市部.进去一看,还不如黄土坡场部的商店____货不多,顾客也不多,说是”门可罗雀”也并不过分.我买了包香烟就回去了.下午四点多钟派出所派人通知我,要我晚饭后到所里去.
  我按时到达.一进办公室,就觉得像”公堂”似的坐着几个人.中间一位问:
  “你是易衍?”
  我答道:”是.”
  “站好了!”他命令:
  我看看自己,觉得站姿没毛病.换了换脚,依然”稍息”.
  “你向管理区报告了吗?”
  “管理区?”我不懂:
  “就是居民委员会.”另一位解释道:
  “没有.你们昨天并没有说要到管理区呀!”我答.心想:”故意找茬儿呀!”
  “易衍你听好了.”中间那位发话了:”商城现在无法安排你.你赶快回农场.限你明天就离开商城,不准逗留!”

  “怎么?要驱逐出境呀?”我想:”大概欺负老百姓惯了吧!想吓唬我?你还嫩了点.我是’较场口的麻雀___见过些踢儿通的.’”于是我答道:”我可以走.但明天走不了.我回来时农场只发了单程路费,现已用的不剩啥了.要我走,得发给我返程的路费.我在农场改造了十几年,公安部门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就是我的’娘家.’我有困难,只能找你们解决.”
  我把球踢了回去.
  一时语塞.停了一小会儿,一位警官说:”好吧,你到外边等着.我们研究好了再喊你.”
  于是我就接过一把小靠椅,在院子旁一条走道跟前坐下等.
  走道不长,尽头有一间小屋___我估计是临时关人的小号子.果然一小会儿,他们就抓了一个扒手,放在小号子里审问.又是吼又是骂的搞了一阵子,又把’扒手’带走了.
  “这是杀鸡骇猴吓唬我呀?那个扒手大概是个’托儿’吧!”我想:我依然坐在那儿抽我的烟卷儿,只当没看见.
  院子里又静了下来.
  静了很久也没人喊我.这时我想:你不喊我我也不找你,咱们就’耗’一夜,只当是我在大跃进时加了一个夜班!

  耗了将近两个小时,大门外来了一位年轻的女警员.她问我:”易衍你怎么还没走呀?”我就把情况说给她听.她听后马上进了办公室.我只听见她大声说:”……你们也给人家个明白话呀!老让人家等!”
  这时,才有人喊我进屋.并说:”派出所是个小单位,实在无法解决你的路费问题.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你到局里去解决问题好不好?”
  态度变了!几乎是央求我.人家软了.我也就势下台阶,随着领路人到了公安局.接待我的人身穿便装,态度和气.他向我说明:农场事先也未和它们联系,就冒然把我送回来了,实在无法安排.他说:”城关还有些待业的都没安排,就算接受你,啥时候才会轮到你呢?你也等不起.”他接着说:”至于路费,我们实在没有这笔经费.我们回信给你们场,说明我们没给你发路费,你还是回去报销吧.”
  他又笑笑的瞅着我的手腕说:”你还不至于穷的去不了武汉吧?”
  嘿嘿!我还戴着一块”英纳格.”我说:”派出所限我明天要离开商城呀!”
  “不听他的!”他说:”长期没回故乡,你可以到处看看,停两天再走.”
  人家通情达理,我也不能胡搅蛮缠.就离开公安局,回到妗娘家.这时候已经十点多钟了!

  妗娘和表妹见我回来了,连忙问我怎么才回来.她们担心我在派出所出了事儿.又说我表妹夫也还没回来.我就把派出所如何吓唬我,想撵我走,结果闹到公安局的事说了说.我又说:”他限我明天走我偏要后天走!明天,我还要打扰您老一天.”
  不久,表妹夫也回来了.他没和我打照面,直接睡了.
  夜里,我在床上想:今天的事儿一定是表妹夫和派出所共同策划的____派出所无法安排我,表妹夫又怕我长期赖在他家不走____只是没想到会闹到公安局去.但我丝毫不怪他.家里突然来了个’劳教犯’的亲戚,的确难办!

  次日中午,表妹夫们还搞了几个菜招待我.也算是给我践行吧.
  下午两点多钟,表妹突然喊我:”大表哥,表大娘来看你了.”我一看,原来是我的堂二伯母.她比过去瘦了些,并不显得苍老.她一见我就哭起来了.说:”前些时召集我们开会,要我揭发你娘当县长太太时的’罪恶.’我把她当年用厨子用老妈子的事全都说了.我觉得对不起你娘!”
  我连忙安慰她说:”没事儿.用人给工钱,算不上剥削.你又没有瞎编,有啥对不起啊?”
  送走了二伯母,我才知道是表妹通风报信二伯母才知道我回来了的.我妗娘和二伯母,两个老太太,一个是烈属;一个是’地主婆’,她们却经常来往,并不把划清界限当回事儿.看来”阶级斗争”只能煽动一些幼稚的’红卫兵’或别有用心的人.很多人内心是不买账的.
    第三天,我依然取道信阳,经武汉,沙洋返回黄土坡.途中,我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两句词(作者我忘记了):
  “未老莫还乡,还乡枉断肠!”如果把后半句改成”还乡是白忙!”不正是说我吗?!

  回到场部,我又找到曹科长,汇报了我去而复回的缘由,并把他给我的’手续’及回信都给了他.他要我在外面等一会,自己回房内打了打电话,然后出来说:”既然回来了,暂时就在场里劳动吧.你不回石料厂了.就到加工队去.我已经和夏指导员说好了,你现在就可以去.车票就到加工队报销吧.”
  加工队距场部不到二百米.我立刻去找到夏指导员.他安排好我的住处,说:”一路累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再出工.”接着他又说:”这次回家,一定看到了社会上一些阴暗面,不要在队里扩散!”
  加工队就是一个盖房子的建筑队.我在里面只能当小工,给师傅打下手,递递砖瓦泥巴,有时也挖挖土方.活儿并不重.但我心中一直有一个谜____为什么要遣返我,还说我爱人不久也要回去呢?
  直到第二年,我已回到五中队(农业队),老伴儿董立又来看我时,这谜底才揭开:当时竹山县银行要安排些年轻人,想让有些’老家伙’提前退休,让出名额.而我妻子在竹山孤身一人,无儿无女,我又还在农场’就业’,银行就通过县革委会(那时县委,县政府都没有了.)和农场联系,想把她送到农场养老.农场觉得安排一个退休干部,又是就业人员家属,无法’区别对待’,这才把我遣返.

  这时我突发奇想:如果有哪位剧作家,对我这次经历感兴趣,再来点艺术加工,写成剧本,演出时一定叫座!
  但这一出戏,如果分类,它算是悲剧呢?喜剧呢?还是闹剧呢?

    来源: 共识网 | 责任编辑:邵梓捷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08:38
  • 签到天数: 44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4-7-9 16: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咋没有人回复。我读了以后感觉很伤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7-25 17: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生活同电视剧一样即精彩又无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12-13 21:43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4-7-26 14:2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人言青山从未老,已是夕阳红满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6-27 10:5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4-8-4 16: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易衍,又名,参见“易原毅:我这半辈子”
    http://bbs.deey.cn/thread-217297-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9-12 18:59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4-9-12 18: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9-14 12: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无痕,每个人都是一部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26 20: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易原毅祖籍商城县城关易小桥。
          高祖易世泽,中元公四子,字润之,号雨民,禀贡生,即选训导,生道光戊子科副举人,陕西侯补直棣州州判,委署西安府经历,凤翔县县丞,保升知县,历署三原、华阴、凤翔等县知县、及乾州葭州知县、兼摄葭州学正、特授朝邑县知事、保升直棣州知州、二次卓异特用府、先换顶戴、诰授朝议大夫、晋赠荣禄大夫。生于乾隆五十九年甲寅1794九月初二日寅时卒咸丰十一年辛酉1861三月二十八日巳时葬**********,妣吴氏诰封恭人,晋封太夫人,生卒未详葬**************,女一适武善森;继妣刘氏诰封恭人,晋封太夫人,生于嘉庆元年丙辰1796九月十八日卒道光十八年戊戌1838五月二十五日酉时,生子二:继会、继亮;继娶长竹园张氏诰封恭人,晋封太夫人,生道光二年壬午1822三月二十二日午时卒同治三年甲子1864二月二十六日子时,生子一:继光;女一适黄道光乙未翰林湖南长沙府知府讳铭先公季子侯选同知殿云,刘张二恭人合葬************,庶妣雷氏诰封恭人,晋封太夫人,生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六月二十二日辰时卒光绪二十一年1895乙未正月二十三日酉时葬***********,生子二:继恕、继诚;庶妣王氏驰封宜人,生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八月初四日子时卒同治元年壬戌1862二月十五日戌时葬南乡***********,生子一:继明。
           曾祖易继诚,世泽公五子,榜名贞,字炬土,号成吾,又字丞午,优贡生,光绪丙子科举人,己丑科进士,礼部主事,铸印局员外郎,侯补三品京堂,军机处三品章京,军机处领班,方略馆提调,宪政编查馆总核,外务部兼行,加二级遇缺简放提学使,按察使,盐运使,典礼院学士,特赏三代一品封典,钦加二品衔随带,诰授荣禄大夫。生道光二十八年1848戊申十一月二十七日丑时卒民国十二年癸亥1923十一月十二日戌时,妣南司吴氏讳文田公之女生道光三十年庚戌1850八月十二日申时卒民国四年乙卯1915十二月初九日午时合葬*********,生子三:用淇、用昺、用鼎;女一适光山陈氏光绪丙戌科进士湖北枣阳县知县讳閬长子印维藩。
          祖父易用鼎,继诚公三子,榜名树植,字靖生,增生,癸卯科副举人,清内阁中书、内阁衙门撰文、新内阁制诰局科员,诰授奉政大夫;民国三年三届考取县知事,分发山西,历充代繁烟釐总局局长,陕西省长公署秘书,陕西督军公署秘书,分发任用简任职署理洵阳县知事,河南省省长公署秘书,第八方面军总指挥部秘书长,十一路军总指挥部秘书长,豫陕晋边去绥靖督办公署秘书长,鄂豫陕边区剿匪总司令部秘书长,陆军第六十四师特别党部常务势行委员,安徽省财政厅秘书,无为县营业税局局长,宣城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秘书,生光绪八年壬午1882十月初十日酉时娶麻城郭氏署理江西上犹县知县郭浚之女诰封安人,生光绪八年壬午1882八月二十九日午时卒民国二十六年丁丑1937七月初五日午时葬**********,生子一:孚经,女二长适张进士直隶候补知府讳良暹之孙霖若次适作賓。
          父亲易孚经,用鼎公之子,字季和,河南政法专门学校毕业,历充河南省政府科员,河南省党部秘书处文书,主任,署理河南沈丘县县长,十一路军总指挥部秘书,河南省党部组织部总务干事及指导科主任,署理安徽凤阳县县长,河南省民政厅二科科长。生光绪二十九年癸卯1903九月二十日寅时娶王氏职员讳预存之长女名心慧生光绪三十一年乙巳1905二月初六日巳时,生子三:原毅、原符、原绥,女二原凯原循。
           易原毅,孚经公长子,字宏伯,号擎宇,县立中学校毕业,安徽天柱高中毕业,生民国十二年癸亥十一月初一日申时娶黑河董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关注缘在商城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8015837号 )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18-9-24 01:48 , Processed in 0.799174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