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商城|商城县论坛——河南省商城县人的网络家园(商城县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汽车维修:招租中
美容美发:招租中
宾馆住宿:招租中
外卖服务:招租中
搬家服务:招租中
家电维修:招租中
查看: 25332|回复: 57

经历--原东方红水库溃塌前后见闻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5-22 18: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现铁佛寺水库再建前名东方红水库,在商城县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暁,它承载着商城人几十年几代人的情感,爱与恨,它给人们带来快乐和痛苦。特别是一九六0年夏初东方红水库的溃堤惨痛教训,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终生难以抹去的印象,甚至成了有些人的噩梦。作为经历过这一灾难的我,曾见和听到东方红水库溃堤前后的一些亊与物,现回想起来甚感慨万千。
      东方红水库建在大跃进时期,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当时商城县为了解决农业生产灌溉的需求,和群众生活需要(小水发电},在财政较为困难,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倾全县的财力,物力,人力,在没有经过充分论证, 技术标准保证上还不能确保达标,缺少机械设备, 就凭借那股战天斗地精神鼓舞支持,和人海战术,仓促上马修建水库。
      修建东方红水库当时对商城县是件大事,为此,动员了大批的民工,居民,机关工作人员参加了此项工程,有时连学生也上大堤干些力所能及的劳动,在人员紧张时甚至还有部份刑期将滿的劳改人员,和原在五七年反右倾中被划为右派分子人員也上堤,参加筑堤工作,接受思想教育和劳动改造。
      修建东方红水库的场面,情景可以说是蔚为壮观, 热闹,整个水库修建区和大堤 上及附近都是人,人來车往,川流不息。修筑水库大堤主要还是靠人, 由人肩挑筺运送土石, 有少部分人靠拉架子车运输,即前面有一人用绳拉拽架子车,后有一人推车掌握方向,在上坡时还有人在旁边拉偏套助力推车冲上大堤。大堤上 有几台东方红履带拖拉机,拉着重滚在大堤上來回反复碾压。但有些部位还得靠人力用木夯砸实土堤,四人一组共握一大木夯,每人双手握一夯把,由领头人吆喝一声号子,齐力高举过头,然后同喊着劳动号子用力砸向脚下大堤的泥土中,慢慢将松软泥土夯实,堤垻也在缓慢增高。放眼整个工地上是:山风徐徐,红旗猎猎,标语醒目,号子连片,人声鼎沸,热气腾腾,上千号人共同劳动的场面让人甚为震撼,这种场面现在通常是不可多见了。东方红水库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在大投入,低效率,重体力,枯燥,喧闹中,堤垻在缓慢地增高,逐渐成型,并也开始蓄水,初现水库的面貌。
      时间到了六0年五月中旬,商城县也进入雨季, 迎來汛期。当时在商城县实验小学六年级的我,与往日一样到学校上课,也和商城县广大人民群众一样,絲毫察觉不到水库溃堤的达摩克斯之剑高悬在头顶上,浑然不知库堤崩溃的危害近在咫尺,正在悄悄來临, 步步逼近我们,它将给商城人民带來刻骨铭心的伤害和巨大损失。五月中旬,连续几日下大暴雨,山洪急拥进库内,水位在不断升高,当在超过水位警戒线,泄洪闸也开啟下泄分洪,陶家河一改平日安静平缓模样,河面变宽,河水急湍翻滾而下。溃堤前日晚,我在家吃过晚饭,去学校上夜自习,因当天是大雨天,我就打着桐油 大布雨伞,脚穿半筒胶雨靴出了家门。出门不一会儿,雨靴就进了水,伞也挡不住雨点的敲打,很快裤子大半截湿透。我是个好学生,而且还是班长,不愿意因大雨而缺课,我仍坚持前行去学校。
      在大街上,只见空中乌云翻滾,雨如同瓢泼一般,雨水顺房顶沿瓦沟急促下泄,呈瀑布状,形成道道水帘,眼前的雨幕让物,人都显雨雾矇眬。暴雨滴打在地上溅起朵朵大水花,使街道上平地起水,两侧的排水沟也早已失去它的排泄功能,根本來不急排出雨水,任由混浊的雨水肆无忌惮,横冲直撞冲刷一切。
      我行走到南大街与柴禾场街交叉口,迎面碰上一位何姓女同学,我们是同班前后桌的同学,又同是公检法家属子女,而我与其哥还是收藏邮票的藏友,很是熟悉。她告诉我,因今晚雨太大,怕放学后出现问题,老师说就不再上夜自习课了,各自在家自已复习,明日正常上学,我们在雨中返回各家。当晚我在昏暗的电灯光下复习完当日课程,在大雨声中进入睡梦。
      突然,睡梦中的我被拽了起來,耳旁响起我母亲的大声呼叫:快起來,水库溃堤,发大水了,都冲进县城了,赶紧上东山坡!我睁开眼见母亲正给弟妹们穿衣服,我马上翻身下床,手忙脚乱穿好衣服,同母亲简单收拾要带的东西,匆忙锁上门,冲出公检法家属院。出家属院大门,见院外的街道(前巷)全都是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只见在人群中 着背心裤头,光脚不穿鞋袜,身披棉被或床单,披头散发,滿脸是惊恐痛苦,悲伤流泪。人群中叫爹喊娘,呼儿唤女,牵拉扯拽,场面一片乱哄嘈杂,但都是去一个方向:前巷东的砲楼山坡处。我家隨着人群也上了山坡地,找了个人稍少的地方坐下來,看着滿目惊慌忙乱跑水灾的人群,心中真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不知是啥滋味,就感觉是世界末日來临。
      不知过了多久,因为是凌晨起床,匆忙没多带东西,恐惧渐渐又被饥饿和冷意所代替。于是我母亲决定下去回家取些衣物和搞点能充饥的食物來。一个小时左右,在我和弟妹们惴惴不安的焦急等待中,母亲返回坡地处,带來衣服和煮熟的近十个鸡蛋,这鸡蛋是平时集攅下來,要到非要吃时才舎得拿出來,在这个时刻真正才显出鸡蛋的价值所在,也是物尽其用。我们兄妹几人狼吞虎咽,还没有感到怎么样就已下肚,我母亲却是一口都没吃,可怜天下父毌心!
      当天光大亮,估计也在早七,八点左右,我见下面没有水淹过來,就与母亲说到下面法院或公安局找认识的叔叔们,了解一下情况,看什么时候才能让下山回家。到法院見到一位副院长叔叔,他吿诉我险情尚未摸清,领导们都在办公室岗位上值班待命,听候调动,让我耐心等等,说有了消息会告诉我,嘱咐我要小心,并照顾好自己和家人,我又只好回到山坡地处等待。
      终于在上午九时左右,从下面传來消息,危情解除,可以回家了!于是山坡上避难的人群,陆陆续续 开始离开山坡往回走。人们这时也从惊恐中苏醒,各种表情也呈现出來,有担心失散联系不上家人的,有怕在匆忙中离家被人偷窃的,更多的人是想水灾过去,家庭生活物品,房屋受损下步该怎么办,林林总总,忐忑不安, 人们也纷纷加快脚步奔回自已的家。我们也回到前巷西段公检法家属院,到家里放下东西,院里人们相互询问,打听灾情,隨后整理自已的家,早饭没吃,还又做饭解决腹饿。到这时大家的紧张害怕情绪才逐渐缓解安静下來,劫后余生啦!
      饭后,我与院内年龄相仿的几位男孩,急于想知道水库溃堤状况,便和家人打个招呼就结伴出了家属院。由前巷往北到电厂转向西行,过郝巷北口处国营红旗旅社后,我们看见与水灾前截然不同的场景:五八年大跃进,对 长途汽车站至西大桥一段信叶公路进行了整修,使公路筆直,沙石路面平整,路两侧是排水沟,沟外侧分别栽的是一排大树和间插矮树丛,将公路与两侧生产队的菜地隔开。可现在我们面前的路面,就像是用大铁耙子在路面上抓挠过,被洪水冲刷出一道道,深浅不一,高低不平的横向水沟。路面也是泥泞, 滿路杂草,枯枝乱叶和杂物。再看路边菜地中的大树,电线杆以及搭的竹杆菜架,有不少是东倒西歪,树和电线杆上都挂着一绺绺青草或乱线条,在冷风中摇晃不止。而距公路二十多米外的一棵大树上,在离地一米多高的树枝上 垂挂着一条针织厂生产的白毛巾,长有三,四米,原本雪白色,也变成黄黑色,怎么看就像死人坟前的幡,让人感到极其不舒服。
      往路北生产队菜地里边看,原一座看守菜地的小土房的土墙在大水的冲击下倒塌,茅草房顶不知去何处,就剩下房基下几块大青石块仍畄在原地,仿佛在向人们述说所遭遇过的惊心时刻。我们西行到大概在商城一中北门附近,刹那间身体像被施魔法定住,也好像被雷电击中一样,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只见在公路南侧排水沟里有一具尸体踡曲躺着,看不清面目,上身裸露,下身穿裤头,全身沾滿泥浆,经冷风吹后露出水部位已干 显土色,这时才感到灾害死亡离我们如此之近。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当心情刚稍平息一点,可在前面公路北面菜地的一棵树下又见躺着一具死尸,是位男姓,衣服尚全,双臂举过头,手呈半握状,姿势像是在抓住什么,又或者是心不甘在大声呼喊,不願就这样离开人世间。我的心情这时感到非常难受,尽管在孩童时我见过打死几十名土匪,以后多次见过枪毙罪犯,自认为心里承受力比同龄阶段孩子要强,但现这样面对死去的人,确感人在大自然灾害的威胁下,生命的脆弱,不堪一击,无助和无奈。我没有勇气再看下去,急于想逃脫所见惨像环境,头也不回快步冲出这段公路,來到陶家河边。
       來到河边,见河东西两岸站了不少的人,人们指指点点,比比划划,议论纷纷,还有人还隔河大声呼喊,在询问对方,找人打听消息。而在五八年因公路大木桥年久失修拆除后,用花岗岩石头砌成可并行两辆大汽车的石桥也不见其踪影,那是用花岗岩石块经水泥勾缝而成的桥,桥型似河北赵州桥,坚固美观,眼前已不见其存在。据在场的目击者讲,由于大石桥坚固,洪水从上游疯狂下泄后,被桥体泄水孔前的树枝杂物堵塞,排水不畅,水位抬高迫使水流回旋,朝县城冲去,至使城关镇一部分地势较低地域遭受洪水的侵袭,造成不小的损失。最后还是在被洪水挾持冲到下方的工地锅驼机(也就是现称立式蒸汽机)的巨大冲击力下,撞击石桥使桥体倒塌,桥墩冲走,水位才得以下降避免了更大的灾害。
      在近中午时分,天空中突然由远而近传來一阵轰鸣声,接着看见一架直升飞机从空中阴云的缝隙里钻出。飞机慢慢降低高度,悬停在原大桥上方待了几分钟,我看见有人从打开的机舱门探出脑袋向下张望,并用照像机拍摄,机上人员的面貌都可辯清。隨后,直升飞机慢慢飞向县城,据后來听说是省,地区有关领导和人员先期來商视察灾情。由于遭灾,商城与外地的通讯几乎中断,直到下游固始在三河尖处水中发现一商城工厂的企业大门牌,和被救上的人,方知商城县遭水灾,才火速上报上级领导部门。
      第二天,我來到南关的商城实验小学(即原商城县三完小处),到学校教室看看。站在学校大操场环顾四周,学校操场南围墙已基本全倒塌,转身 向北看最南边的一排教室,墙体也有不少瘫塌,房屋框架尚立,门窗殘存不全。走进教室内见桌椅有部份被冲走,剩余的桌椅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地上滿是水泥,碎石砖瓦块,杂草乱树枝,还有已乱糊的书本,殘墙上 清淅可見水位痕迹,有近一人來高,见到此情此景我眼泪不禁掉下來,这是我读书的教室吗?哪个是我坐的课桌,书本又在何处?什么时候能继续坐下安心学习,我们还有一个月小学就毕业了。更重要的是我的同学,小伙伴都还好吗, 没有出事吧?我从來没有经历过如此这般的遭遇,不知怎么办,茫然沮伤顿湧心头。在学校碰见教导主任和班主任,他们告诉我先回家去,听通知來学校,我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下黯然离开学校。
     过了两天,学校通知全体同学返校, 主要是清理受灾学校,清除教室内外因水灾带來的乱杂物,泥土,包括恢复墙体粉刷墙面,安装门窗, 配齐桌椅, 除去水渍,尽早恢复正常教学秩序,让我们继续接受教育。为尽快配齐因大水冲走的书课本,一方面从外地紧急筹调课本,另一方面动员商城县的印刷厂赶印课本,我记得后來陆续拿到十六开本的石版印刷课本,才使我们有书可读。水灾也让我们班有人离开人世,一位鲍姓男同学命丧黄泉,尸体不知下落,一个花季少年的生命就这样默声离开了他的父母,老师,同学,永久告别了短暂的人生。也是命中注定,半年前学校在后操场打深水井时,他在旁边玩不慎掉入十几米深的机井中,深水没顶,幸亏傍边有人及时援救,将不识水性的鲍某救上來,其间他喝了不少的水,小命差点交待了,可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过水淹丧命之祸。让我们有的同学讲,这是水鬼闹绊盯上他了,跑不掉,当然这是玩笑戏言,但不管怎样他走了。水灾也使我们原六年级的六个教学班級打乱班次,又重新混合编班,彻底消除了原商城县城关镇一,二,三完小各自两班的编班状况,我又结识一批同年级同学,增加了同学们之间友谊,直到现在我和编班后的有些同学仍在联系,水灾把少年的我们联系起來,共同经历这段非常时期。
      东方红水库的溃塌,给商城带来的严重灾害损失,人员死亡人数等因已有相关资料不再复述,但它给商城人带來的精神内心痛苦和后遗症是不可小觑。在上世纪自七十年代重建铁佛寺水库后,每逢夏天雨季连续几日下雨,人们的精神就会高度紧张和戒备,县里也不敢掉以轻心,隨时防范事件的再次发生。据说曾先后发生过城关人跑大水的情况,也听说在古巷西头住的一位孙姓男子,因当年深受水灾的刺激,一到下大雨,就裸体或披着被子跑上街,声嘶力竭叫喊,发大水啰,快跑哇!家人拽都拽不住,事后有人当为笑谈,可见当时给人们留下的阴影是如此之深,另人叹惜呀!
      水库的溃塌,也揭开了那个年代发生在基层下面的问题 面纱,亊态的严重性急需解决,否则带來的后果不可预测,真是摊上大事了。同时也引发社会开始关注信阳地区的信阳事件,和河南省的有关问题,直至引起高层的反应,使问题逐步得以重视和解决。
      东方红水库事件已过去半个世纪,它带给人们的悲伤和历史教训却不会抹灭。二0一一年十月下旬我到了商城,两位弟弟陪同我在铁佛寺水库库区周围转一圏。当站在水库大堤上看见,在阳光下水起微波,波光粼粼泛金色。水面上有几只船在快速移动,船头犁起的浪花飞舞,水波纹在船后呈雁翎 翅形向外扩展向后延伸,水库上空有几只水鸟结伴,啼鸣追逐飞向库区中的小岛。來到大堤的西侧竹林外,正碰上有几对即将结婚的年青人拍结婚照,看见他(她)们穿着西装,唐装,婚纱,佩带各种服饰,手持鲜花,化了妆的脸上扬溢着青春靚丽,美滿幸福的笑容,耳听清脆银铃般的笑声,我感到他(她)们的幸福快乐。我被感染,暗自为他(她)们祝福,愿他她们白头偕老。我为他(她)们生活在改革开放年代,再不会遭受水库溃塌类似的天灾人祸的伤害而高兴,也为他(她)们不再象父辈那样受其后遗症的影响而庆幸。我站在大堤上,望着眼前的一切,思绪慢慢飞向五十多年前,是回忆?是反思?是追记?还是......
      沉重的历史,已化作一缕淸烟,消逝沉浸在滿眼的景色之中!

      后记:近日,我国南方一些省市区遭受了强风暴雨的侵袭,造成不小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由此让我想起在上世纪的六0年五月份,曾在商城县发生原东方红水库溃塌事件。作为当时曾经历过此事件的人员,留下极其深刻地印象,尽管对当时的具体情况很不清楚,知道的也只是局部片面状况,不过还是通过自己的眼睛,耳朵见闻一些东西,了解一点具体实情。水库溃塌事件至今已五十三年,这场灾难给商城人民带來巨大的损失和精神创伤,为此匆忙写了这篇经历,以便大家了解那段历史,总结,反思,引以为戒。

评分

参与人数 9金币 +28 威望 +3 收起 理由
兰花室主 + 3 + 1 赞一个!
超越自我 + 1 很给力!
千黛百合 + 5 很给力!
断山浪 + 5 + 1 感动。
本草宝典 + 5 + 1 赞一个!
爱心 + 2 难忘的年代,奶奶、父亲经常提起。
长空飞雪大厨 + 2 听老爸讲起过 二伯就是没有逃过水库带来的灾.
小马的天 + 2 惨痛的历史不能忘记,楼主辛苦了!
偶卖糕的 + 3 感谢经历好文

查看全部评分

相关帖子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4-10-30 13:45
  • 签到天数: 29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3-5-22 18: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啥时候的事?俺没听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5-22 18: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y88888 发表于 2013-5-22 18:31
    这是啥时候的事?俺没听过。

    六0年的事,那时候他上六年级。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吧,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5-22 19: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

    听乡党讲地方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4-10-30 13:45
  • 签到天数: 29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3-5-22 19: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郭先生 发表于 2013-5-22 18:49
    六0年的事,那时候他上六年级。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吧,嘿嘿~

    60年俺确实没出生,俺80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9-1 01:54
  • 签到天数: 2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3-5-22 20: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y88888 发表于 2013-5-22 19:16
    60年俺确实没出生,俺80后

    这是伟光正不伟光正的一面,当然不会像神舟上天那样标榜自己。所以会让大家选择性失忆,你不清楚不足为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20 18:51
  • 签到天数: 4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5-22 20: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5-22 20: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祖辈的一门远房亲戚在洪水来时侥幸逃过此劫,而他的妻子和五六个孩子都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冲走了,连尸首都没找到,可见这次灾难真是“洪水猛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6-25 17:57
  • 签到天数: 530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5-22 20: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村里的老人们经常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3-4-22 08:40
  • 签到天数: 1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3-5-22 21: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推测:楼主和我父亲年纪相当,估计都是经历过苦难的解放前生人。
    往事不堪回首,只珍惜而今拥有。。。
    感谢楼主分享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2-3-8 22:09
  • 签到天数: 4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3-5-22 21: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我母亲来说这段历史曾是她这辈子最惨痛的记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5-22 21: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过,那个年代城关有水灾,乡下有旱灾,都死了不少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3-3-26 08:07
  • 签到天数: 28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3-5-23 11: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好文!再现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29 10:43
  • 签到天数: 52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5-23 13: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是————————————————人祸的成分多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9-1 01:54
  • 签到天数: 2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3-5-23 17: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山如此 发表于 2013-5-23 13:13
    似乎是————————————————人祸的成分多一些

    七分人祸,三分天灾! 大跃进时期土法上马的粗劣工程,在稍特大一点的雨水时当然不堪一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关注缘在商城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商城县论坛 ( 豫ICP备11013324号 )

    豫公网安备 41152402000165号

    GMT+8, 2018-1-23 20:15 , Processed in 1.498565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